1 > 言情小说 >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在线阅读 > 第二节

美高梅9001三式缆的投注方向

洛兰问:“我是谁?”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叶玠咧着嘴,笑得十分不羁。

“你是谁?”

“我自然是你最爱的男人了!”

洛兰倒是不见动怒,“看来从你嘴里问不出真话了。”

她猛地攻向叶玠,叶玠飞速后退,跳到一块耸起的岩石上。

洛兰冷嘲:“b级体能?”

叶玠笑得坦然自若,“撒谎的人又不是我一个,难道那只花蝴蝶和你的假老公是a级吗?”

洛兰懒得再和他废话,踢起地上的一块岩石砸向他的头,整个人躬起身子,像一只猎豹一般扑了过去。

叶玠边躲边说:“不错!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成为a级体能者!”

洛兰不吭声,只攻击,招招狠辣,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叶玠开始觉得不对劲,不可思议地问:“你想杀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洛兰一拳直击他面门,“我最后再问一遍,我是谁?你是谁?”

叶玠侧身躲开,抓住她的手腕,从背后反锁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说:“我也再说一遍,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是你最爱的男人。”

洛兰怒极,一脚狠狠跺在叶玠脚上,一脚踩在面前的岩壁上,从叶玠的头顶凌空倒翻过,顺势狠狠一脚,踢到他后心上,将他踹出去。

叶玠回身,擦了下嘴角的血,拿出一管药剂,“你把这药给自己注射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注射器,洛兰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注射给你自己吧!”

她一拳接一拳,接连不断地进攻。

叶玠火了,“你逼着我用强,是吧?”

他不再单纯地闪躲防守,开始回击。

两人拳来脚往,缠斗在一起。

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战斗技巧,明显都是叶玠更高,但他的目的不是杀死洛兰,而是想制服洛兰,把药剂注射到她体内。

洛兰却是不顾性命,一心只想杀了他。

一个束手束脚,一个拼尽全力,一时间竟然难分胜负。

当洛兰又一击杀招攻击过来时,叶玠为了自保不得不一拳击打在洛兰腹部,把洛兰击飞出去。

洛兰重重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叶玠表现得像是他自己受了伤,气急败坏地问:“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非杀我不可?”

洛兰半跪在地上,撑起上半身,“我也想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步步紧逼?”

“就算我找了你三次麻烦,但我从来没有想杀你,也没有真伤害到你,咱们可没有生死之仇!”

“没有仇?你让我失去了至爱之人!”洛兰愤怒地吼。

如果可以,她宁可自己死,也不愿千旭为了保护她而异变,最后被诛杀。

叶玠愤怒地叫:“什么狗屁至爱之人!游戏到此结束!”他脸色铁青,飞扑过来。

洛兰飞快地后退,“是该结束了!”

两人一追一逃,突然,一声咆哮从天上传来。

洛兰早有准备,立即跃下岩石,把自己藏在岩石下,叶玠成了野兽的目标。

一只三米多长的岩风兽从高空俯冲而下,扑杀叶玠。

叶玠就地一个翻滚,躲开岩风兽的第一次攻击。

他翻身跃起时,双手从靴子侧面抽出两支又细又长的六棱形匕首。

当岩风兽再次发动攻击时,他迎着岩风兽直冲过去,身若游龙、回风舞雪,把两支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翼上,又丝毫没有停滞地飞掠后退。

半空中,他双手握着已经失去匕身的匕首柄往靴子两侧一插,两枚又细又长的六棱形金属刺卡到匕首柄里。

他握着新的匕首,顺势而下,把两枚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前腿里。

岩风兽愤怒地悲嚎,想合拢双翅绞杀他,他拔地而起,像一缕风一样从两个翅膀的间隙冲上去。岩风兽张开嘴想咬他,他不闪不避,迎着血盆大口飞掠而上,把两个匕首直接插到了岩风兽的嘴里。

岩风兽张着合不拢的嘴,凄厉的鸣叫。

叶玠已经翻身向前掠去,握着匕首柄的手再次在长靴两侧插了一下,左手的手柄消失不见,右手里又是一把新匕首。他头也没回地把匕首向后甩去,又长又细的金属刺正好刺入愤怒地扑向他的岩风兽的咽喉里。

他身形未停,足尖在一个耸立的岩笋上轻点一下,继续飞掠向前。

在他身后,岩风兽摇摇晃晃了一会儿,一声巨响,摔倒在地上。

叶玠落在洛兰藏身的巨岩上,对一直作壁上观的洛兰得意地眨眨眼睛,笑嘻嘻地说:“想靠一只野兽就杀了我?太天真了!”

叶玠伸出手,朝洛兰走来,“跟我走!我一定会解释清楚一切!”

洛兰惨笑着后退,现在她不得不相信叶玠和她不是陌生人了。

他们彼此一定认识,因为她为了体能晋级去捕杀岩风兽时,用的就是这样的匕首,连击杀岩风兽的方法都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笨拙艰涩,叶玠挥洒自如,轻轻松松就杀死了一只成年的岩风兽。

洛兰记得,当时千旭还说她肯定以前见过人用这种兵器和猛兽搏斗,才会潜意识选择了这种兵器。

叶玠想握她的手,“相信我!等你想起一切,至爱之人什么的都是一个笑话!”

洛兰躲开了他,“千旭绝不是笑话!”

叶玠恍然,鄙夷地说:“原来是那个总是缠着你的病秧子!这种废物你根本不可能看得上!”

大风忽起,岩林里响起呜呜咽咽的悲鸣声。

叶玠皱眉,戒备地看向四周。

洛兰说:“我再天真也没指望几只岩风兽就能杀死龙血兵团的龙头!你没有真正去过岩林吧?那里最恐怖的可不是岩风兽。”

叶玠说:“这只是人工建造的生态圈,就算最高级别的难度,也不过是刁难一下a级体能者。”

“还有一个绝不会对游客开放的神级难度,你刚才不到两分钟就杀死了一只成年岩风兽,已经触发神级难度。”

岩林里的风越来越大,漫天飞沙走石。

洛兰和叶玠都体能不凡,却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不得不跳下岩石,借助一块块巨大的石块阻挡住狂风。

叶玠记得几十米外有一个缝隙,可以暂时躲避一下。他一手抓住洛兰,把她护在身后,一手握着匕首,挡开那些随着狂风呼啸而来的石头。

洛兰击向他的脖子,想要逼他放手,叶玠却硬是没有松手,只是拧了下身子,让那一拳落到后肩上。

与此同时,他还帮洛兰把几块砸向她的石头一一挡开,自己却被一块尖锐的大石砸到腿上。瞬间,鲜红的血就冒了出来。

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把自己的匕首塞到洛兰手里,完全不关心她是否会用匕首要他命。

他拔出另一把匕首,迎着狂风,艰难地向前走着。

洛兰扬起匕首,想刺穿他的咽喉,却半途中不得不转向,先打开一块砸向自己的石头。

一块又一块石头接连不断地砸过来,她只能不停地挥舞着匕首。

风越来越大,整个天地晦暗不明。

大石头能躲开或者挡开,铺天盖地的小碎石却没有办法躲避,只能硬抗。

两个人□□在外面的肌肤被碎石头划破,变成了两个血淋淋的血人。叶玠一直走在洛兰前面,尽力用身体护着洛兰,帮她挡去碎石,变得尤为恐怖,一只耳朵都被削掉了。

两个人终于艰难地移动到岩石的裂缝处,可是裂缝只能容纳一个人。

叶玠把洛兰往里推,想用自己的身体封住缝隙,保她安全。

到这一刻,洛兰就算再多疑,也不得不相信,她和叶玠不仅仅是认识,还肯定关系匪浅。否则龙血兵团的龙头不会明知道她设计杀他后还以命相护。

洛兰泪盈于睫,她究竟是谁?千旭的死究竟是谁害的?

悲痛绝望中,她突然把匕首狠狠扎进叶玠的左肩,趁机从他手臂间溜了出来。

叶玠顾不上疼痛,急忙用另一只手抓住洛兰,却不是想报复伤害她,而是想把她推回缝隙,可洛兰又是狠狠一下扎到他胳膊上。

叶玠两只胳膊被废,再拉不住洛兰。

狂风怒号,叶玠一脸震惊悲痛,洛兰满脸决然。

叶玠挣扎着伸出血淋淋的手,像是哀求洛兰留下。

洛兰却义无反顾,翻身跃上岩石,纵身风中,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随着翻卷怒号的狂风飘然远去。

叶玠凄厉地大叫,却很快就被肆孽的狂风吞噬得一干二净,天地间只剩下绝望。

洛兰感受到叶玠对她情深义重,但千旭因他而死,她不能饶恕他,也不能饶恕自己,只能废他双臂、以死相别。

那些丢失的记忆,曾经心心念念想要找回来,现在却害怕它们的出现。

不敢念过去,不能向将来,只能把一切终止在现在。

一块石头砸到洛兰头上,洛兰抬了抬手,下意识地想抓住什么,可终是无力地垂下。意识消散前,她心头闪过一句话——

十余载光阴,挣扎求生,却终是逃不过身如浮萍、命似蜉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