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言情小说 > 《极品萌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尘埃落定

亿信娱乐首页必赢国际版网

诏国太子萧锦夜被抓,让这本来一面倒的战争发生了大转折,猕国要求诏国先退出景江边界,再派使者来进行谈判。诏国皇帝亲自来了景江边上,他对于自己家的这个太子可是宝贝得不得了,他虽然孩子众多,但最有能力的还是萧锦夜,只要猕国提出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他都可以答应。

三日后,猕国的要求出条:

一、诏国军队退出猕国边境,归还抢夺的二十八个城池;

二、两国签订友好协议,不得互相进犯;

三、诏国赔偿猕国经济损失八千万两黄金。

诏国皇帝撕掉了条约,来了一句:“要我让出这么多!我还不如重新生一个!”

又过三日,猕国又送上条约,在上一版的要求上删去了赔偿金这一条,诏国皇帝还是不同意,就这样,在你来我往中,停战协议签了三个多月,最后,由两国太子,在景江边上签订停战协议。

两国以景江为界,景江以内为猕国,景江以外归诏国,猕国在这次战役中,损失四座城池。

却也已经是最小的损失了。

两国协议,十年内互不侵犯。

两国协议,将诏国公主萧锦棉下嫁给猕国太子黎,以结秦晋之好,万世永安。

条约签订后,两国大军全部班师回朝,猕国这次已是死里逃生,能签成这样的条约已是大喜,诏国虽然没占到太多好处,却也得了四座城池,还混稀了猕国的皇室血脉,到时候只要公主生下皇子,那皇子就一定是猕国的皇帝,那猕国也就是诏国的了。

两国都觉得满意,便热热闹闹地办起了婚礼。

听闻诏国公主萧锦棉今年年方二十,比太子黎尔还要大上六岁,而且为人强势刁蛮,不受诏国男人喜爱,所以至今未嫁。

这次嫁给曾经在诏国当过质子的小太子自然是满心不愿意,可是父皇下了命令,她不嫁也不行,可带着怨气嫁来的公主定不会给猕国太子好日子过的呀。

再反观猕国太子,为人低调、含蓄,甚至有些害羞,不爱出现在公共场所,听伺候他的宫人们说,他们就从未听见太子殿下大声说过一句话。

这样强烈的对比,让猕国百姓都为太子黎捏了一把冷汗,生怕诏国的公主欺负死了自己家的太子。

连麦蒙蒙都紧张了,她跑进皇宫,拉着黎尔的手,耳提面命道:“殿下,回头那泼妇嫁了进来,你千万别怕她,她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捶死她!”

黎尔轻笑着点头:“好,她若敢欺负我,我一定告诉你。”

“嗯嗯!”麦蒙蒙握着黎尔的手使劲摇晃了一下,然后就去巡逻了。

这个七岁大的身子,猕国皇宫的护卫们已经习惯了,自人妖之后,宫里又来了个萝莉侍卫,这萝莉侍卫和那死掉的人妖侍卫一样,力大如牛,听说是她亲手抓住萧锦夜的。

这简直是猕国的英雄啊!

黎尔望着她走出去的小小身影,缓缓出神,被欺负吗?

他恍惚想到,在诏国当质子的那段年月,自己刚去诏国的时候也就只有缩小的蒙蒙那么高,那时,诏国的皇宫有十几个皇子皇女,他们个个刁蛮,个个霸道,没有一个没欺负过他。

但只有一个,是例外。

那就是,萧锦棉。

她总是高昂着头颅,眼里带着嘲弄,鄙视着那些将他踩进泥里的皇子皇女:“欺负弱者有什么好玩的,真无聊。”

每次她这样一说,那些皇子皇女便自觉无趣地散开了。

而她便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道:“我要是你,就躲着不出来。”

虽然她的话充满了讽刺和不屑,可他却记住了,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她是在教他怎么保护自己。

世人都说萧锦棉是诏国皇帝强塞给他的,其实不是,是谈判的时候,自己和萧锦夜提的。

这是他自己选中的新娘,他不怕被欺负。

麦蒙蒙下了夜班正往宫外走着,二皇子从身后追过来:“麦蒙蒙,麦蒙蒙。”

“二皇子殿下,您有何吩咐?”

“我不是让你把缩骨功交给啊白白吗?你为什么还没教?”

“啊白白说她不想学啊。”

“我不管,你让她学!让她学了之后缩得像你这么小,这样她就可以当我小女朋友了。”二皇子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麦蒙蒙叹了口气说:“二殿下,你怎么能这样呢?是你要追求啊白白吗,怎么能让她为你牺牲,为你去练功呢?要练也是你去练啊。”

“我练什么功?我缩了的话不是更小了吗?”

“你可以练扩骨功啊。”麦蒙蒙随口道。

“有这个功吗?”二皇子的眼睛变得闪闪发光。

“有的有的,你去找我师父倾国皇妃教你吧。”麦蒙蒙忽悠完满脸幻想的二皇子后,转身溜走了。

“那你赶快把那个老人妖的地址给我!”二皇子扒拉住麦蒙蒙,两人一般高矮,扒拉在一起就像一对和谐的小情侣,如果不看麦蒙蒙那痛苦的表情的话。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你快放开我。”麦蒙蒙用力推开他,毫无义气地出卖了人妖师父。

“好,我现在就去找老人妖去!”二皇子一蹦一跳地就要跑,砰的一声撞在一人身上。二皇子抬头,张开就准备骂,可一看那张冰冷绝世的脸,就默默地把要骂的话收回去了,开玩笑,以后想娶啊白白的话,可不能得罪他。

“白侍卫,你来值班啊。”二皇子笑得很亲切。

白画尘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帅到人神共愤的样子说:“殿下如果去找麦侍卫的师父学艺,就不怕变成人妖回来吗?”

“哎!哎!对哦!”二皇子忽然反应过来,万一变成人妖怎么办?不可以!那不是更别想娶啊白白了!

“啊啊啊!那怎么办,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长高!”他抱着脑袋,苦恼地跑开。

麦蒙蒙趁着他们聊天的时候,偷偷背过身去移动着步伐,对于这个和她有着婚约,而且亲口说要和她完婚,却又被她高调退婚,被全国人民颁发被人妖抛弃的可怜男人,她真的有点面对不了!

“你要躲到什么时候?”身后,白画尘冰冷的声音响起。

麦蒙蒙赔着笑转头:“那个,我没躲啊,我有事呢,呵呵呵。”

白画尘潇洒地甩了一下手里的宝剑,宝剑带着剑套指着麦蒙蒙,麦蒙蒙一动也不敢动,他微微一抬眼,有些不屑地说:“喂,就算你不退婚,我也会退的。你不用不好意思。”

麦蒙蒙愣了一下,谄媚地说:“当然啦!我就知道白侍卫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又不漂亮又笨!我真是多此一举啊!我应该等着白侍卫退婚的!真抱歉……”

白画尘收了剑,转身走了两步,忽然轻声说:“你并非如此不堪,只是我们无缘。”

“哎?”麦蒙蒙愣住,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忽然笑了。

白画尘,其实真的是个很温柔的家伙呢!

麦蒙蒙走在街上,顺手买了一些早点,领着带回了城东的小院子,这是林御新买的院子。两人自从回了京城,便从白府搬了出来,找了一个僻静的小院住了下来。

师兄似乎不打算走了,自己经常去皇宫他也没反对,她知道,师兄是因为她才留在京城的。

他愿意成全她的梦想,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是最近这些日子,她每日夜里在宫中值班,一值就是到天明,若有侍卫和她换个班,在皇宫三两天都别想出来。失去青檬照顾的林御总是让她不放心,时时刻刻惦记着他是不是不方便。

虽然有啊白白经常过来照看,但是啊白白自小也是被伺候大的人,哪里会照顾别人。

麦蒙蒙推开门,院子很小,两边种满了月季花,她刚进院子厨房门就打开来,啊白白从里面探出头来说:“你回来啦。”

“今天来这么早?”麦蒙蒙问。

啊白白眯着眼睛笑:“我昨天晚上就没回去。”

“什么!”麦蒙蒙瞪大眼睛,望着啊白白问,“你为什么不回家啊?”

“哎,二皇子天天去我家里找我,烦死了。我来你这儿躲躲。”啊白白说着走过来,将麦蒙蒙刚才在街上顺手买的早饭拿过去,默默地吃掉了。

麦蒙蒙叹口气,心想一会儿又得浪费好多米了,啊白白总是来,还有一个重点。

就是……她养不起啊!浑蛋!

当侍卫一个月就六两银子,师兄挑剔得要死,啊白白吃那么多,呜呜呜,自己每天去皇宫都恨不得顺手牵点什么回来了,快被逼死了。城里买个西瓜都要钱,还是回山里好,自己种地,吃什么都不要钱,养师兄,养啊白白,都没压力。

“蒙蒙,快去做早饭去,我饿了。”

“你刚不是把早饭吃了吗?”

啊白白眨眨眼道:“那不是给我垫肚子的吗?”

麦蒙蒙泪流:“没错,是给你垫肚子的。”

白画尘,你真的好辛苦。

麦蒙蒙走进厨房,把米缸里最后一点米淘出来,放了很多水,煮上稀饭,然后端着烧热的水走进林御房间叫他起床。

林御幽幽转醒,捏了捏麦蒙蒙肉肉的脸颊说:“你还真每天都缩成这样。”

麦蒙蒙笑着说:“师兄不是说喜欢我这样吗?”

“喜欢倒是喜欢,只是……”林御顿了顿道,“实在是不好下口啊。”

“下口?下什么口。”麦蒙蒙天真地问。

林御被她追问得有些不好意思,糊弄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嗯,好吧。”麦蒙蒙扶林御坐了起来,将热毛巾递给他,他接过,擦了擦脸,麦蒙蒙又把水盆端过来,让他洗手。

麦蒙蒙一边看着林御洗着自己白皙修长的双手,一边说:“师兄,过些日子我们回山里吧?”

“哟,皇卫当够了?”林御好笑着问。

“也不是当够了,只是京城的物价太高了,我……我的工资养不起啊白白了。”

“噗——”林御嗤笑出声。

麦蒙蒙红了脸:“笑什么笑嘛,我也养不起你了啦,前些日子给你买的睡衣就用了我三个月的工钱,啊白白是能吃,你是能糟蹋。”

林御甩了甩手上的水道:“得,开始嫌弃我能花钱了。”

“不是啦,师兄。”麦蒙蒙急忙说,“我是说我啦,我啦,我没能力,赚不到钱啦。”

“唉——”林御忧伤地躺回床上说,“算了,你就把我丢回林家好了,好歹我父亲还会给我一口饭吃,一件你一年工钱的衣服穿。”

“师兄……”麦蒙蒙无奈地叫道。

林御瞥她一眼,从床头掏出一本存折递给她:“哪。”

“什么啊。”麦蒙蒙接过,打开一看!里面的钱多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师兄,你这么有钱!你不是说你失去了继承者的身份吗?”

“我是失去了继承者的身份,但我还是六国商盟猕国区的大掌柜。”林御笑,“你真以为我敢靠你养啊,那还不粗衣麻布,残羹冷炙地糟蹋我呀。”

“师兄,这些钱都给我用吗?”麦蒙蒙两眼闪着金元宝,眼睛盯着存折上的数字完全无法移动。

林御摇摇头道:“你看你这点出息,这点小钱就能高兴成这样,要是我以前那本存折给你看见,你还不得眼珠子都掉下来。”

“你以前有存折?我怎么不知道?”麦蒙蒙问。

“你以前又不是我老婆,我干吗告诉你。”林御扭过头笑。

麦蒙蒙点点头道:“也对哦……”

哎,不对,那师兄的意思是,我现在是……他老婆?

麦蒙蒙拿着存折,脸蛋红红的,可爱急了,林御抱过她说:“喂,蒙蒙,别缩着了,我想见见你原来的样子。”

“那我回房间去变……”

“不要,就在这儿变。”

“可是……可是衣服会裂开……”

“嗯,人家就要看它裂开。”

“你……你……你好坏!”

“来嘛,变了,存折上的钱都给你。”

“真……真的?”

“嗯嗯。快变。”

啊白白在院子里浇着花,望着林御的房间,蒙蒙都进去好久了,怎么还不出来,稀饭都好了呢,自己要先吃吗?

要先吃吗,还是先吃吧!

啊白白下了决定,开心地丢下手里的水壶跑进厨房将所有的稀饭吃得干干净净。

日落的时候,林御的房门才打开来,变回原样的麦蒙蒙穿着林御的衣服,满脸羞涩地走出来,霞光下,她的脖子上隐约能看见暧昧的红痕……

日子还很长很长,他们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

八年后,林家的小宅里,林御虎着脸望着自己的小女儿:“你刚才说什么?”

“我要当皇卫!我要保家卫国!我要继承家族的荣誉!我要保护小皇子!”六岁的小女孩拿着手里的木剑,一脸正义地说着。

林御扭过头,冲着屋里喊:“麦蒙蒙,你这个贱人,你怎么教孩子的!我林家的子孙怎么能去保卫别人,我们才是主子好吗!”

麦蒙蒙从屋里露出一个脑袋,讨好地笑道:“哎哟,小御霸气,小御别生气嘛!”

林御顿首,枉我聪明一世,这辈子只有认命了,就这样凑合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