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言情小说 > 《如果可以这样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哪个平台存一元送彩金钱柜娱乐8080

咫尺的距离,我却没有力量叫出他的名字,也迈不出去一步,仿佛中间还隔着天涯,我迈不过去,他也迈不过来。

祁树礼当晚就派人赶去英国,得知安妮跟陈锦森结婚的用意后,这个男人恐慌到极点,认识他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他如此慌过。但是要找到他们的人似乎并没那么容易,祁树礼忧心似焚,天天打电话询问,但好像进展不大。我出院后,还是跟耿墨池住在在水一方,我们也在焦急地等待消息,同时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去美国做手术,可是因为安妮的事,每个人都心神不宁。

而这个冬天也好似从未有过的寒冷,又下雪了。

晚上我坐在在水一方的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纷飞的雪花出神,客厅的壁炉里生着火,屋子里暖意融融。祁树礼和耿墨池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气氛很僵。起因是我坚持要陪耿墨池去美国做手术,祁树礼却不答应,怎么说,他都不答应。

“你这次病得这么重,差点连命都没了,又这么远折腾到美国去,万一病情复发怎么办?”祁树礼的态度非常坚决。

耿墨池也不赞成我去,瞪着我说:“你跑去干什么呢?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让人惦记你,何苦让我带着牵挂进手术室?”

我咬着嘴唇,片刻,终于逼出一句:“如果你们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们看!”

“考儿!”

“考儿!”

两个男人都瞪着我,冲我吼。

我也瞪着他们,毫不妥协。

最后,祁树礼气馁地跌坐到沙发上,“我们真是前辈子欠了她的!”

他回自己的屋子后,我扶耿墨池到楼上卧室就寝。他现在非常虚弱,走路都要人搀扶,整个人只剩个骨头架子了。很快他就睡了,睡得很平静。我无法入睡,继续打点行装。祁树礼说了,两天后我们就要乘专机飞往美国。

一直收拾到凌晨,我很疲倦,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忽然发觉顶层阁楼门上的锁是开着的,以往那扇门都上着锁,我出入在水一方这么久,从来没见有谁进去过。一种强烈的潜意识告诉我,这里一定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就像电影、电视剧里经常放的那样,主人公的很多秘密都是在这种狭隘的角落里被发现的。

吱呀一声,我推开那扇门。

抖抖索索地摸到开关,只有一个昏暗的小灯泡亮着。

里面很乱,堆了很多闲置不用的物件家什。这房子几易其主,应该都是之前的主人留下的,也应该有耿墨池的东西。可能长时间无人打扫,家具上落满尘埃。

我的心怦怦地乱跳。仔细地翻找着,当拉开最里边的一个书桌抽屉时,一个包装精美的日记本映入我的眼帘。我拿过那本日记,翻开第一页就知道是谁写的,叶莎!

我跌坐在地板上,捧着日记本,心都要蹦出嗓子眼了。

这个神秘的女人自从跟祁树杰双双自杀后,就从这个世界消失得一干二净,当年我费尽心机也没找到她的任何蛛丝马迹,一方面是这个女人生前为人低调,极少有朋友跟她有往来,即使有我也不认识;二是耿墨池极少跟我提起他的这个亡妻,即使有时候说漏了嘴也是点到即止,绝不多说一个字,他近乎固执地捍卫着叶莎的隐私。所以长久以来,叶莎之死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谜团,想解开却无能为力,此刻我拿着她的日记本,谜底会在里面吗?

叶莎是个外表冷漠,内心世界极其细腻敏感的人,从她的日记就可看得出,她很在乎别人对她的印象和看法,尤其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比如耿墨池。整本日记大部分都是记录她丈夫的,从少女时代的暗恋,到成年后嫁给他,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她对这个男人的痴迷不悔,甘愿为他耗费最美好的青春,哪怕明知道对方并不爱自己。

她是个很用心的女人,日记中不止一次地写到她对丈夫的不满:“今天我用了新买的香水,味道很淡,回味却很悠远,是他喜欢的类型,洗完澡我在卧室里喷了点,希望他能感觉得到。谁知他一进卧室就歪在床头看书,看累了就直接关灯睡觉,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睡到他身边用身体紧挨着他,希望他至少可以感觉到我身上的味道,可是他一把推开我,说了句‘累了,睡吧’就不再理我……这就是我爱的男人?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有一则日记也写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灰心,算了,算了,没希望了,他是真的把我当空气,无视我的存在却又依赖我,因为离开我给他的那些曲子,他的演奏就毫无味道。但他总在我表现出灰心的时候跑过来安慰,送点花,或香水,每次都这样,毫无新意,我对他来说究竟算什么,难道只是他音乐上的一个搭档?难道他不知道我是他的妻子?我需要的不是鲜花和香水,我需要的是他的爱,他的爱!可是有什么办法,他总说离不开我,昨天我下定决心要回法国,他竟抱着我死活不放手,求我不要走,那么的无助,让我怎么也狠不下心……”

我吃惊地张大嘴巴,在我的猜测里,耿墨池跟叶莎的婚姻就算不幸福,也应该算完美的,典型的才子佳人,又志同道合,可是没想到他们的婚姻竟是如此不堪,叶莎在日记里历数耿墨池对她的种种冷漠,同时也讲到了跟祁树杰的相识。从日记中看,他们是在看心理医生时认识的,因为病症相同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这一点是我没料到的,我从不知道祁树杰一直在看心理医生。叶莎说,那个医生姓林,是个男的,在星城很有名,她也是在耿墨池的安排下去见这个医生的,也许耿墨池做梦也没想到,他很偶然的一次安排却彻底毁了他的婚姻,也彻底失去了妻子——

“他是个很有趣的男人,说话总是那么幽默,跟他在一起感觉很轻松……”叶莎在日记中给予祁树杰很高的评价,对他的欣赏与日俱增,后来竟称赞他是“真正的男人”。可能那时候他们已经越轨,两人经常偷偷幽会,地点多在距星城不远的湘北,在日记中叶莎还透露了我不曾知道的祁树杰的内心世界,让我震惊得连呼吸都要停止!

“原来他心里也爱着别的女人,那女人竟是他儿时的妹妹,今天阿杰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非常震惊,我问他爱不爱自己的妻子,他说也爱,但感觉不一样,他对妻子更多的是一种爱的转移,但年少的那个妹妹对他而言却是整个的精神世界,多少年来他一直被这种感情桎梏,饱受折磨却又无从解脱。而表面上他又要维持他正常的婚姻,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所以为了保持心理平衡他不得不借助于心理医生的安慰,到现在光靠看心理医生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他说心灵的负荷越来越大,还说从未感觉过这么累,很累,很累,有种想彻底解脱的欲望。我说我也是这样,我也想解脱,我们怎么这么相似啊,这缘分也太奇妙了吧……”

我拿着日记的手开始发抖。

四年婚姻。

他何时表现出过不正常?

即使在他生命最后的那些日子,他也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却没想到在他“正常”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段畸形的爱恋。他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的妻子讲呢?如果讲了,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发生。对于最后的悲剧,叶莎从一开始就有很不好的预言,她在日记中多次形容她跟祁树杰的关系很危险。

“我觉得这个男人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复杂得有点变态,而奇怪的是,我竟离不开他,每跟他见一次面,我都感到他内心的斗争在升级。我也知道这样长久下去不是个办法,墨池迟早会发现的,到时候我肯定会失去他,以他的个性绝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而我失去耿墨池却并不代表我能得到祁树杰,他早就把话说得很明白,不会跟我有结果,我们只是彼此需要彼此安慰。昨天我跟他见面的时候又提到了这个问题,我说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很奇怪,他也说他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感觉很不好……”

其实叶莎已经预感到她跟祁树杰的关系走到了尽头,她在后来的日记中,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糟糕,写的话也前言不搭后语,说她老是失眠,闭上眼睛是耿墨池,睁开眼睛是祁树杰,这两个男人把她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人间不像人间,地狱不像地狱……这个时候她流露出来的更多的是对耿墨池的怨恨,说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忙工作忙演出,根本不理会妻子已经快崩溃的神经。

“我会让他后悔的,他一定会后悔的,他怎么能够这样对我呢?明明我已经告诉他结婚纪念日的日期,可是他偏偏还是忘了,最后只打了个电话道歉,说生日的时候再补偿,还假惺惺地问我生日想要什么礼物。他的生日紧挨在我的生日后面,我反问他想要什么礼物,他说什么礼物都可以。真的什么都可以吗?我是这么问他的,他说是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想,送他什么礼物可以让他刻骨铭心呢?可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痛悔一生呢?昨天我问阿杰,最贵重的礼物是什么,他告诉我说是生命……难道这就是我要给他的礼物?他收到我的礼物后会醒悟吗?”

这是叶莎的最后一篇日记,之后她就出事了,她的人生如同日记后面空着的白纸,永远成了空白。我读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我不再恨叶莎了,这个可怜的女人无疑是这场情感劫难中的牺牲品,包括祁树杰,也是把自己整个地牺牲了,也许叶莎不知道,她的情人祁树杰和丈夫耿墨池一直疼爱着的那个妹妹竟是同一个人!

这就是命运的残酷所在。包括后来我跟耿墨池的相识和相爱,祁树礼的出现,以及其间发生的一切恩怨,其实都是命运的安排。

谁都逃不掉的劫难啊,最后谁能在这场劫难中幸存下来,谁知道呢?

“考儿,你想要什么新年礼物?”

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祁树礼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当时我还沉浸在日记带给我的巨大悲痛中没有解脱出来,猛一听到“礼物”两个字,着实受惊不小,一下就想到了叶莎送给耿墨池最后的也是最昂贵的礼物——生命!

我惊恐万分地望着祁树礼,连连摇头,“我不需要什么礼物,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别送我礼物,千万别送……”

“怎么了?怎么这种表情?”祁树礼吃惊地扫视着我,担忧地摸了摸我的额头,“没事吧,刚才还好好的啊,我送你礼物又不是送你炸弹,干吗这么紧张?”

“我宁肯你送我炸弹。”

“傻瓜!”祁树礼爱怜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头,这是他惯用的表示亲近的动作,“我怎么会送你炸弹呢?我顶多把心给你……”

西雅图,我回来了!

迷人的港湾。

沉静的瑞尼尔雪山。

碧蓝如洗的天空。

华盛顿湖边漫天的樱花雨。

满街弥漫着的浓郁的咖啡香。

联合湖区碧波荡漾,成双成对的鸳鸯悠闲地游来游去。一切如旧。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的。呼吸着这久远的空气,我感伤地泪湿衣襟。

在到达的当晚,我们一行数人在太空针上的旋转餐厅共进晚餐。透过弧形的落地玻璃窗,整个西雅图海港尽收眼底,璀璨灯火,众生繁华,美轮美奂得不似在人间。

祁树礼坐在我和耿墨池的对面,面露微笑,很是感慨,“真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在这样的美景中用餐,人生繁华,都不过如此了。”

“我也是,很满足了!”耿墨池为他斟满红酒。

“少喝点。”我叮嘱。

祁树礼连忙打断,“Cathy,都这个时候了,还顾忌什么呢?我恨不得一醉方休,永不醒来,就让我们尽兴吧。”我有些好笑,一到西雅图,他又叫我“Cathy”了。

耿墨池看着他昔日的对手,若有所思,“Frank,你好像有心事。”

祁树礼怔了怔,有些失神,别过脸望向窗外。

两天后,耿墨池再度昏倒入院。

他知道,他可能等不到那颗捐赠的心脏了,他会死在捐赠者前面。我们都不知道捐赠者是谁,连祁树礼都不知道。

他说:“是我手下联络的,我真不知道是谁。”

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Smith大夫给耿墨池注射了一种新药,那种药可以极大地刺激心脏的活力,但最大的剂量每天不能超过三支。现在,他每天用两支。

生命对他而言,已经孱弱得就像是一缕轻烟,只呵口气就能化去似的。我不知道那药注射到他血液中后是种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后,他竟对我恍惚地睁开了眼睛。

正是清晨,微风拂动飘逸的纱帘,闪出一片郁郁葱葱的绿,粉的应是樱花,稠密地堆在院子里像一团团粉色的云。和煦的阳光透过纱帘照进来,他竟然笑了,静静的笑淌了一脸,在那样苍白衰弱的面孔上,犹自显得哀怜。

我坐在他床边,却只能冲他微笑。

他嘴唇微微颤动,想说话。我俯身将耳朵贴在他唇边,气若游丝般,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我,我想……跟你结婚……”

我泪如泉涌,微笑着点头,“……好的。”

“我要你……名正言顺地做我的妻……”

“我答应你,墨池。”我连连“嗯”着,泪水滚滚地滴落在他的脸上,他伸手想给我拭,却无力抬起手臂。我抱着他的头,脸颊摩挲着他的额头,“我马上去准备,马上就去!”

是的,他终于还是绝望了。他不相信来世,他知道我也不信,现在还有一口气,他希望还来得及,来得及让我名正言顺地做他的妻子。名正言顺,多么刺痛的字眼!我以为数年前那场愚人节婚礼已经淡去,却原来还是他心中一道迈不过去的坎,我都放下了,他还放不下。他想含笑躺进那个墓园,所以临到生命进入倒计时了,他还想要弥补这遗憾。

我用袖子拭去泪水,出了病房,赫然发现他的前妻米兰站在走廊上。

“是我要她来的,”一边的祁树礼连忙解释,“我跟Steven马上都要做手术,你身边没个贴心的人,我不放心。”

米兰缓缓地走到我面前,表情平静,“你可以不欢迎我,但他毕竟是我前夫,我……我想送他最后一程,你会理解的吧?”

我看着她没有出声。

“Cathy,经历了这么多事,难道我们不应该学会宽恕吗?”祁树礼以为我心有抵触,忙做我的工作。其实他误解了,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米兰,两人之间隔阂太久,早已经不知如何相处。我轻叹一口气,转移话题,“墨池想跟我结婚。”

“哦,是吗?”

“是的。”

“那就按他说的去做吧。”祁树礼回答得很简单,看不出内心是什么想法。他好似也很虚弱,脸色比耿墨池还差,我几乎忘了,他也是个即将推进手术室的重病患者。他把头转向米兰,“你就帮他们去做准备吧,最好是在我手术前。”

“为什么?”我的目光表露出疑惑。

他恍惚一笑,“还用说吗?这辈子我已经没希望,何不成人之美?下辈子,我一定比他早遇见你,我敢打赌,我肯定比他早遇见你。”

米兰陪同我一起去选婚纱,因为祁树礼的手术安排得很近,我们必须争取时间。而且,听Smith大夫说,那个心脏捐赠者情况已经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他一停止呼吸,耿墨池的心脏移植手术就必须进行,因为时间的不确定,所以不知道那颗心脏能否来得及被移植,我们只能抢在手术前,把该处理的事情尽可能地处理好。

不确定,什么都还不确定,我们都默默地做着最后的努力,而他这边已经奄奄一息。我极度地焦虑,心神不宁,整个人被抽空了似的,失魂落魄没有主张,很多事情都是米兰出面帮我打理的。这么多年的针锋相对,不堪回首的恩怨过节,让我跟她之间总还是有隔阂,明明很想说声谢谢,却麻木地相对无言。听耿墨池说,离婚手续办妥后,他还是给了米兰一大笔钱,结果出人意料的是,米兰拒绝接受。

在婚纱店的化妆间,我忍不住问她:“耿墨池给你钱为什么不要?你不是最喜欢钱的吗?”

“我是喜欢钱啊,不过现在我觉得钱对我真的不那么重要了,我想活得有尊严些,理直气壮些。”米兰淡淡地笑。

我看着她直摇头,“那你没钱,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呢?”

“耿墨池没有跟你说吗,我把星城那家‘邂逅’餐厅给买下来了,养活自己足矣,没准还能养个小白脸,哈哈……”她放肆地大笑,从前的米兰似乎又回来了,“唉,拥有不了心爱的男人,拥有他喜欢的餐厅,总不为过吧?”

我笑骂:“变态!”

祁树礼的胆结石手术好似一刻也延误不得了,整天见他捂着胸口冷汗淋漓,医院将他的手术安排在我和耿墨池婚礼后的第二天。此前,他一直往返于医院做检查。婚礼的琐碎事宜都是米兰和祁树礼的手下在张罗,我整天守候着耿墨池,寸步不离。他还是每天两支救命药,停一支,他就无法继续心跳。有时候我实在疲惫不堪了,米兰会替下我,让我回家洗澡、短暂休息,这让我很感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日午后,我坐祁树礼安排的车回家补眠,一进门,祁树礼已经等候在客厅,看他头顶烟雾缭绕,应是等候多时了。我累得都没力气跟他说话了,默不作声地坐到他对面,一看着他的脸我心里就难过得不行。因为他好似比耿墨池还要消瘦,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华,有的只是无底深渊一样的绝望,看着我时,眼神空洞得如同什么都不曾存在一样。想想他自己病痛缠身,还要张罗耿墨池的手术,我在探究这个男人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我跟耿墨池举行婚礼,他真能若无其事?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此刻,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忽然问:“Cathy,问你一个问题,请真实地回答我,不要敷衍或者安慰我,我要的是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点燃一根烟,闭上眼睛,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般。

“什么问题?”

“你跟我这么久,对我有没有一点点的爱,或者说你有没有试着爱过我?”他还是闭着眼睛,好像很怕听到残忍的回答,“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千万别说违心的话。”

“……”

“怎么,很难回答吗?”他慢慢睁开眼睛,不知是不是镜片反光的原因,我看到他的眼中有泪光闪动。

“一定要回答吗?”

“是的。”他肯定地说。

我想了想,平静地答道:“我不会告诉你。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爱或者不爱,完全是属于个人隐私,既然是隐私,我就有权不回答,对吗?”

我这么说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爱或者不爱,对自己可能只是一句话,但对他可能是莫大的伤害,这时候我还是不想伤害到他。

“到死都不告诉我吗?”他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Frank……”

“知道了,我不再问你就是。你不说就是不想伤害我,不想伤害我就表明你很在乎我的感受,这足以让我感到欣慰。”说着他站起身,坐到我身边,将我深深拥入怀,开玩笑说,“而且感觉他和你的婚礼,似乎也是我和你的婚礼。”

我诧异地瞪着他,不明其意。

他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因为我跟他一样爱你。”

半小时后,米兰打来电话,要我赶紧回医院,她话还没说完我就跌跌撞撞地狂奔出门,祁树礼二话没说也跟着我往外跑。但他身体虚弱不能开车,他的黑人司机将我们载回了医院,病房里空无一人,护士小姐说耿墨池又被送去抢救室了。我的身子一震,转身就往抢救室跑,仿佛走在一片冰川上,脚下打滑,几次跌倒在地。远远地看见抢救室门上的红灯亮着,像死神的眼睛,透着冷漠和阴森,长长的走廊上站着米兰,还有另外几个人。

祁树礼连忙拥住身子摇晃的我,“医生正在抢救,他不会有事的。”

米兰走过来,也把手放在我颤抖的肩膀上,忍着泪,似乎想给我力量。这时抢救室的门突然被推开,Smith大夫疾步朝我们走来,英文说得太快,我就听清了最后一句:

“Please prepare the funeral for him,he can not live over 48 hours.”

他要我们准备后事,墨池熬不过四十八小时?

我的心直直地坠下去,坠进望不见底的深渊里,冷汗直往外冒。我扶着祁树礼的臂膀,身子晃动得太厉害,眼前的走廊也在晃。

米兰带着哭腔低声叫:“还有两天就是婚礼啊!”

祁树礼果断地发话:“提前吧,提前到明天!”

“Oh,My God! Will he be ok to attend the wedding like that?”

Smith大夫耸耸肩,表示怀疑。

“Don't care about it. It must be held on time.(没关系,照样举行。)”

祁树礼嘴角微微一动,深吸一口气,吐出的字清晰而有力:“I'll go. I'll go to the hotel instead of him...(我代替他,我来代替他去酒店举行婚礼。)”

I entered the room(我走进房间)

Sat by your bed all through the night(整夜坐在你床边)

I watched Ur daily fight(我看着你每天与病魔搏斗)

I hardly knew(我仅仅知道)

The pain was almost more than I could bear(那样的痛苦是我所难以承受)

And still I hear(我仍然能听见)

Your last words to me(你给我的临终遗言)

Heaven is a place nearby (天堂是个很近的地方)

So I won't be so far away (所以我将离你不远)

And if you try and look for me (若你要找我)

Maybe you'll find me someday (终有一天会遇见)

So there's no need to say goodbye(所以没有必要说再见)

I wanna ask you not to cry(我想要告诫你不要哭泣)

I'll always be by your side(我将一直在你身边)

……

Lene Marlin 在留声机里轻声吟唱着A place nearby,柔和平稳的曲调让我混乱的心境渐渐趋于平静,每一句歌词仿佛都唱到了我心上。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的精神已经跟他融为一体,游离在死亡的边缘。他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也将是我灵魂死亡的一刻。不能想象,无法想象,他若真的躺进黑暗的地下,我是否能信守对他的承诺,好好地活?想想他真是可怜,就剩了一口气,还是放不下心底的那份执念,所以才想要我做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明明知道这已无实质的意义,却还要坚持。

他这个人啊,就是这么固执,即便是灯尽油枯,即便是燃为灰烬,他仍死死拽着这可怜的爱情,仿佛他心里汩汩流淌的不是血,而是一把火,给我一个光明的婚礼,自己却沉入地狱,好像唯有如此我才是他的,完完全全都是他的!

而远在上海的瑾宜想必也已经知道了这边的事,在电话里哭泣,“考儿,你要坚强。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你说要我相信来世,此生未了的夙愿可以去来世实现,现在我宁愿相信有来世,我们这么多人爱他,这么多的爱,一定可以护送他到来世……来世也许他不再是钢琴家,也许平庸,也许很穷,也许我们遇见他时他不再认得我们,但只要他与我们擦肩而过时能回头好奇地打量我们一眼,或者是给我们一个会意的微笑,让我们知道他在另一个轮回里生活得很好,那么我们应该感到欣慰,因为他终于可以做回他自己,不再忍受病痛的折磨,不再承受背叛和伤害……”

“瑾宜!”我号啕大哭。

“考儿,我从小跟他一起长大,只有我知道他活得有多辛苦,他的家人和朋友包括我每天都提心吊胆,害怕这一天的到来,总是祈祷着奇迹的发生。可是现在我知道这世上最大的奇迹就是爱,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他能活到现在就是一个奇迹!所以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他母亲原本也要去西雅图的,现在也进了医院,因为我们一直瞒着她,怕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考儿,墨池就交给你了,请替我向他告别,告诉他我很爱他,来世即便我不再遇见他,我也唯愿他幸福,你也要幸福,考儿……”

这个电话是我从医院回到湖区的家时,瑾宜打过来的,挂了电话很久,我的情绪一直处在崩溃中。来世,那么的遥远,那是另一个轮回啊,上苍会安排我们相遇吗?我不知道,根本无力去想,一个人在房子里哭得声嘶力竭,我想要去医院守着耿墨池,祁树礼不肯,是他将我赶回家的,他说第二天早上再接我去医院和耿墨池公证结婚。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太阳也失去了光芒,悄然让给了月亮。

于是这漫漫长夜就只有我一个人守候西雅图的不眠,气温有些低,我打了个寒战,赶紧用毯子把自己包裹。我哭得一双眼睛又红又肿,胡乱地喝了很多的酒,还是无法让自己入睡。直到此刻我才感悟,西雅图璀璨流转的夜,原来是真的不眠。

对于这座城市,我不明白我迷恋它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它的不眠?

永远记得,就在二十四小时前,我还跟耿墨池在医院的樱花树下说着话。已经是四月,西雅图的樱花已经开到了尾声,漫天的花雨演绎着最后的生离死别。

天空是阴着的,起着微风。

空气中有湿漉漉的花瓣的味道。

他的头发在风中翻飞,样子已经消瘦得不成人形。从抢救室出来后就一直昏迷,上午醒了,也不知道Smith大夫给他注射了第几针特效药剂,居然可以让他暂时摆脱那些仪器和管子自由地心跳,自由地呼吸。

但他已经无法走路,一直拿手指着窗外。征求医生的意见后,我用轮椅把他从病房推到了花园里。我数了下,医院里一共有九株吉野樱,我把他推到了一株最大的樱花树下。只停留了一会儿,我和他满头满肩落的都是粉色的花瓣。

他笑着,抖抖索索地伸手拂去我发际上的花瓣。

我半蹲下来,给他修指甲。

可是握着他枯瘦如柴的手指,我的心猛地一颤,又是满眶的泪水,这双手依然修长,指关节却突兀地暴起,再也没有敲动琴键时的灵动,再也没有了抚摸爱情时的如水温情,手心冰凉,一直凉到我心底去。

“别哭。”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触我的脸颊,给我拭泪。

“墨池,想想过去我们真傻,总是想着去改变对方,想把对方打磨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结果,结果两败俱伤,我们还是原来的样子,傻,我们真是傻,浪费了好多时光……但不知为什么,好像也不怎么后悔,爱情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历过的,一定是彼此最好的时光,所以你不必觉得难过,无论你远走到何方,一定不要难过,因为你曾给过我最好的时光,墨池……”

我将头伏在他的膝盖上,泪水早就渗进他蓝色条纹的裤子,他环抱着我的肩膀,轻轻地拍着,突然感觉头顶的发际凉凉的,我仰起脸来,原来他也在流泪。

他看着我好似有千言万语,却什么都说不上来,苍白的嘴唇颤动着,嗡嗡的,片刻才说了一句话:“好想……吃你弄的……蒸螃蟹……”

“好,好,我马上就去给你弄!”我站起身,将搭在轮椅上的毛毯盖到他身上,又掏出梳子给他梳头,搞不清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等我给你梳完头,我就去帕克市场给你买最大最新鲜的螃蟹,中午就弄给你吃,好吗?”

他点点头,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送耿墨池回病房后,我叫了祁树礼的司机,载着我直奔帕克市场。市场里人头攒动,门口那家店铺的小伙还在快活地给游客表演著名的飞鱼秀,我却无暇欣赏,挤进人群,还是找到老店家Mike,要他给我挑了最大最新鲜的螃蟹。回到湖区的家做好后,拿个保温饭盒装着,我直奔医院,这个时候刚好是中午。

他躺在病床上正在输液。

看到我进去,很虚弱地冲我笑。

“你看,我弄好了,闻闻,很香的!”我高兴地把热气腾腾的蒸螃蟹取出来,用勺子挖出蟹黄喂给他吃。

我问他:“好吃吗?”

他点点头,缓缓伸出了大拇指。

可是他只吃了一只螃蟹就吃不下了,但精神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在户外透了气的缘故,他的脸上焕发出奇异的光彩,微笑的眼睛闪烁如星辰,他要我帮他垫高枕头,半坐在了床头。然后,他朝我伸出双臂,“来,抱一抱……”

“别……别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他抱着我,竟然还让我别害怕。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哭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他的心跳如此清晰,一点也不像是生命垂危……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就是人们常讲的“回光返照”。

傍晚他就再度陷入昏迷,被送进了抢救室,真的是回光返照!

四十八小时。Smith大夫说他撑不过四十八小时!

祁树礼当机立断,将婚礼提前一天举行。他不让我在医院守,要米兰强行把我拖回了湖区的家,第二天天还没亮,彻夜未眠的我就吵着要去医院,米兰说:“穿上婚纱吧,化好妆,Frank的车马上就过来。”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我光着脚在地上跳,带着哭腔喊。

“没说不去医院啊,”米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婚纱,递到我手上,“Frank是说要先接你去医院的,律师在那里等着给你和墨池公证,然后Frank代替墨池陪你去酒店,司仪和宾客都在那里等着你们……”

我一直在流泪。

米兰给我的脸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粉,还是遮不住泪痕,“你哭什么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该高兴才是。”说这话时她正给我打胭脂。

“他真的等不到那颗心脏了吗?真的等不到了吗?”

去医院的路上,我反复念叨的就是这句话,米兰拿着粉盒一路给我补妆补到医院,她说:“生死有命,你们轰轰烈烈地爱了这一场,应该没有遗憾了,考儿,很多时候人都要面对他不愿面对的事情……”

祁树礼在医院门口接我们。

一夜之间,他老了十岁都不止。我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这样衰弱,从来没有过的衰弱。明天他也要做手术的,却在医院守到天明。我主动朝他伸出了手,两手一握,他手心的温暖传达到我的手心,让我莫名地感到慰藉和安详。

“律师已经在等着了。”他笑着说。

我手执花球,拖着长长的婚纱裙走向耿墨池的病房,一路吸引了无数好奇和祝福的目光,医生,护士,病人,只要遇见的都冲我展露微笑。

奇迹!耿墨池居然是醒着的。

Smith大夫说,早上他就醒了,没有给他打针,他自己就醒了。但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半睁着眼睛,无力地看着我,目光从未那么黯淡过,仿佛生命之灯在慢慢地熄灭。在见到我的一刹那,他的嘴角露出笑意,眼角却渗出了泪滴。

我俯身吻去他的泪,握住他的手贴着自己冰冷的脸颊,凑到他耳根轻声说:“你什么也不用说,我会听你的话,好好地活……还有,我想告诉你,无论过去经历了多少苦难,我从不后悔认识你,从不后悔……”

耿墨池半睁着的眼睛闪烁了几下,更多的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他嚅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表情非常痛苦。

“别说,你什么都别说了,我都明白……”我将自己的脸贴着他,让自己的泪水跟他的泪水混合着一起淌下。

他的嘴角露出了永恒的笑意,表情也渐渐平静。

律师拿出结婚文书给我们。祁树礼是理所当然的证婚人,耿墨池一直对他微笑,无限感激,那么的释然,他抖抖索索地指着枕头下,站在旁边的米兰帮着从里面拿出一个首饰盒。他示意祁树礼过去,把首饰盒递到他手里。祁树礼打开,竟是两枚结婚钻戒。想必他已经知道自己无法去酒店参加婚礼,所以才要昔日的情敌代为行礼。

“你给他戴上。”祁树礼把新郎的戒指递给我,又说,“到了婚礼上,我再帮他给你戴上新娘的戒指。”

我“嗯”了声,给耿墨池戴上戒指,紧紧地攥着他的手,“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无论你要去哪里,请让我送你。”

他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笑着点点头。

“墨池!……”我抱着他的身子,很久很久不肯松手,泪水浸透了他的衣襟。米兰拉开我,一边给我补妆一边说:“别难过,这是上天的安排,上天这样安排自有它的道理,你应该感激才是,感激命运赐给了你两个最爱你的男人……”说到这儿,米兰也是潸然泪下,她看了一眼耿墨池,继续说,“他们是一体的,就如他们对你的爱,也是一体的,无论以何种方式……”

祁树礼突然在旁边轻咳一声,米兰这才打住,拉起我帮我整理婚纱裙,然后打开门,祁树礼牵起我走出病房。

我一步三回头,拼命地想要记住那张脸,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要把他的面容深深地烙在心底,门渐渐地关上,他的脸慢慢消失于视线外。门关上了,好像这个故事已经到了最后的结局,一扇门隔断了过去和现在,还有未来。

婚礼现场设在一家临近海港的超豪华酒店,从一楼到二楼,全场布满玫瑰和百合,连楼梯扶手都缠着粉色的纱幔。所有的宾客都已到齐,一条长长的红地毯,从楼梯口一直铺到了宴会厅正前方的礼台,礼台上花团锦簇,我和耿墨池的巨幅合影悬挂在一个红玫瑰编成的心形里。很遗憾,因为时间仓促,我们没来得及拍婚纱照。那合影也不知道米兰从哪儿找出来的,竟是数年前我们在新疆的天池边照的。只隔了数年,我们看上去却似年轻好多岁,衬着雪山和森林的背景,两人脸上洋溢着的笑容竟有永恒的味道。

祁树礼牵着我走向红地毯的那头。也许是灯光太刺眼,我的视线晃动得厉害,走路摇摇摆摆,感觉像走在一片荒芜的旷野,狂风肆虐,枯黄的草浪一层层地涌向天边。明明是满眼的玫瑰,怎么突然变成了荒野?

站在礼台上,掌声四起。

是幻觉吗?掌声听起来竟像是狂风的呼啸,脚下的礼台成了祭坛,我仰起脸,灯光那么强烈,视觉又出现交错,目光尽处竟有雄鹰在天空盘旋,是在为我们可怜的爱情哀鸣吧,我已经用尽我全部的力气祭奠了这份爱情,他也是。我抖得更厉害了,几乎握不住手中的花球。不止是视线,我感觉连意志也变得模糊不清,所有的宾客和鲜花退居远处,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涌上前来的依然是翻滚的草浪,隐约,我竟然透过草浪看到了他灰色的墓碑。

乌云压在天边。

那样一块碑,孤独地立在阴沉的苍穹下。

面对着祭坛上的我,他竟然没有一句话要说,却又好似说尽了所有的言语。

如果此刻我是祝英台,如果此刻山崩地裂,我想我会扑进去,静静地躺到他身边,不用在荒凉的世间寂寞几十年。但我知道我不是祝英台,上天也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跟他从此同眠。因为此刻我的手正握在另一个男人的手里,耳边轻轻地传来他温情的话语:“Cathy别怕,坚强点,无论发生什么,我一定在你身边,记住,今天是我领着你走上红地毯,希望你从此获得幸福……”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回答他,意识混乱,婚礼怎么开始,又怎么结束,完全没了印象。而到了新房,满室都是怒放的玫瑰和摇曳的烛火,没有喜庆,感觉比荒野还悲怆,尤其那红色的烛泪,仿佛在我心里流淌。

我盯着梳妆台上鲜红的玫瑰,不知道是不是又出现幻觉,我竟然看到鲜血如花儿一样在地毯上绽放,如果不是祁树礼剧烈的咳嗽声,我肯定以为这是幻觉,不是啊,真是鲜血,祁树礼吐到地上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吐血!

“抱歉,我实在撑不住了!”

我把他扶到床上,他竟然跟我说“抱歉”。

我握着他冰冷的手已经不仅仅是焦急,“你肯定是累坏了。”

“是啊,有点累。”

“现在我就送你去医院。”

“不去,不去,没事的。”他连连摆手,为了表示自己真没事,他挣扎着爬起来,坐到了窗边的沙发上,他说,“今晚是你的新婚之夜,良辰美景,怎么能没有新郎陪着你呢?虽然我是顶替的,但也应该陪着你,而且我也不能睡在床上,那是你们的床……”

他又说:“不过说真的,我这一生确实太疲惫,疲惫到无力再去为自己争取什么,所以只好放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成全你的幸福。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对你不放弃,其实只是想给你幸福,爱一个人,就想给她幸福,唯有如此所有的付出才会有意义。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发现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哪怕是拿命去换,也给不了,因为我不是你爱着的那个人……

“为此我常常很痛苦,我这一生都很痛苦,早年丧父,兄妹失散,来了美国白手起家,历经苦难,妻子却惨死。很多年了,我几乎已记不起她的样子,也记不起我还有多少值得留恋的东西,直到遇见你,我绕了大半个地球,好像就是为了遇见你,于是一切都变得有意义起来,只为了想拥有你……三年前带着你来西雅图时,我差点以为自己梦想成真,可是当他出现后,你还是离我而去,我不甘心啊,Cathy!也劝过自己放弃,你不在的时候我夜夜借酒浇愁,喝醉的时候心里只有恨,等清醒了,还是明白这爱已经在我的心底生了根,即便是失去生命,我也还是不能释然……即便如此,老天爷还是不肯放过我,连远远地看着你幸福,远远地爱着你这样的机会都不给我了,我终究是遭了报应啊,安妮是我的报应,你更是!”

“Frank,你跟我说这么多,什么意思啊?”我觉得他怪怪的,整个婚礼他都怪怪的,他背对着窗台而坐,肩头全是冰冷的月光,仿佛一匹银纱从他头顶罩下来,水银样地淌了满地,我忽然受不了这凄凉,说:“把灯打开吧。”

“不,让我在黑暗里待会儿。”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顿了下,又说,“以后我每天都要面对黑暗,现在,先学会习惯吧。”

他说话的声音嘶哑而浑浊,轻得像飘在空气里的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点燃了烟,即便是有烛光,四周仍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他的脸,只瞧见他手中的烟头红宝石般,恍惚透着幽暗。

我心里又惦记起来,“我要去医院。”

说着就朝门口走。

他在背后喊住我:“他没事,你先休息吧,明早再去。”

“不行,万一他要走,我得送他……”我说着就要哭。

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他似乎有意避开我,起身开了门出去接电话,“好,我知道,我就来。”我听见他在外面说。

不到两分钟,他又进来了。

我已经开了灯,他在门口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面部剧烈地抽搐着,但只一会儿,他又恢复了平静,笑着把我拉到床边坐下,“饿了吧,我去给你冲杯牛奶,好吗?”

牛奶很快冲好,他端到床头,看着我喝下。

我杯子刚放下,他突然就抱住我号啕大哭起来,“Cathy,我的Cathy,原谅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纵然是万分不舍也没有办法,天知道,我有多么舍不得你,从此再也没有人纠缠你了,没有了,Cathy...”

我吃惊地推开他,“你怎么了,好好的你哭什么?”

“听着,Cathy,你一定要好好的,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坚强面对,因为我始终在你身边,只要他在你身边,我就在你身边……”

他语无伦次地说着这些话,眼眶通红,如濒临死亡的困兽透着令人心悸的绝望,他捧起我的脸,在我的额头深深地一吻,颤抖着声音继续说:“今生我知道我没有机会了,所以才不得不以另外的方式来守候你,当你偶尔想起我的时候,不要难过,我从不曾离开你,我的心因为你而跳动,当你躺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时,请记住,那是我为你跳动……他怎么会赢得了我呢?他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即便你还是爱着他,看上去是他,但实际是我,我只不过利用了他的躯壳。他会恨我的,我知道他肯定会恨死我,但是没办法,狮子老虎永无可能成为朋友,这辈子我们是对手,下辈子我不会再让他抢在我的前面遇见你,我一定比他早遇见你,从而让他也尝尝欲爱不能的滋味,今生我饱尝了这滋味,来生就会轮到他……”

“你,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听不懂?”不知为何,我的视线忽然又变得很模糊,他的脸在我眼前不断地摇晃起来,重叠,晃动,我抓着他的肩膀,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渐渐远离我的听力范围。

我瘫在他怀里如一团棉,乏力得就要睡去。

我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好像是:“如果他恨我,那正是我要的,如果你难过,那不是我想看到的,高兴点,Cathy,终究你会感激我这样的安排!……”

You just faded away(你还是逐渐衰弱下去)

You spread your wings you had flown(你已经展翅飞离)

Away to something unknown(离开我去到那未知的地方)

Wish I could bring you back(我希望能把你带回来)

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我一直惦念着你)

About to tear myself apart(为我与你的分离而哭泣)

You have your special place in my heart(你在我心中有特别的意义)

Always heaven is a place nearby(天堂一直很近)

And even when I go to sleep(即使我睡着了)

I still can hear your voice(我仍然能听到你的声音)

And those words(你的那些话语)

I never will forget(我从未忘记)

……

A place nearby的歌声又在耳畔响起,在做梦?我努力睁开眼睛,不是做梦,窗外恍惚的日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很清晰,我听到是有人在楼下放音乐。我睡得很沉吗,也没有喝酒,为何觉得全身乏力?我晃晃脑袋,从床上爬起来,又是新的一天,我能沐浴到这真实的阳光,他呢?心里猛地一抽搐,墨池!环顾四周,新房里空无一人,大红的喜字贴在梳妆台上,床头的鲜花倾吐着芬芳。但是人呢?

我打开房门,音乐声更近了,就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是米兰,不知道坐了多久,她看上去像尊雕像。她听了一夜的音乐吗?她也喜欢Lene Marlin的这首曲子?应该是喜欢的,因为她仰起脸看我的时候,脸上隐约还有泪痕,呆呆的,好半天她才说:“你终于醒了。”

“人呢?都上哪儿去了?”我连鞋都没穿就疾步下楼,“Frank也没看到,我还等着他送我去医院呢,也不知道墨池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用找他,他现在就在医院。”米兰说。

“他去医院怎么不叫醒我?糟糕,墨池!”我说着就要往门外冲。

“考儿!”米兰叫住我,“你等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哎呀,什么话不能待会儿说啊,我现在要赶去医院!”

“考儿!”米兰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差不多是呵斥的语气,吓得我回转身瞪大眼睛盯着她,直觉,可怕的直觉,毫无征兆地席卷而来。就在那一刻,我在米兰的脸上看到了我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果,我喘息着,几乎不能呼吸。

“在你去医院之前,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你,”米兰走过来,拉起我到沙发边上坐下,“你要勇敢地接受现实……”

我没有看米兰,脑袋开始发晕,浑身筛糠似的抖起来,比外面晨风中的树还抖得厉害,明明是在室内,耳边却似狂风呼啸,飞沙走石,这次就不是旷野了,而是感觉置身一片凄凉的荒漠。

“你冷静点,事情已经发生了,谁都没有能力去阻止……而且,事情也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是这样……”米兰自己也语无伦次起来,尽力想让自己的表达清楚些,“你也许不知道,根本就没有人给耿墨池捐赠心脏,这一切都是个谎言,当然,是善意的谎言,但……那个绝症病人却是存在的,他就是……祁树礼……”

轰的一声巨响,天崩地裂,震得我两眼发直,四周突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我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呆呆地瞅着米兰,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米兰亦看着我,低低地说:“他得了肝癌,而不是什么胆结石,已经是晚期,根本没得治了,除非移植新的肝脏,或者这种可能性也很小,因为确实没得治了,癌细胞已经扩散……但耿墨池的肝脏是健康的,正好他们的配型又对得上,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经历过什么样的争执,最后,耿墨池决定捐出自己的肝脏,祁树礼不得不接受,即使是一线希望,否则两个人都活不成……”

米兰说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她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擦拭眼泪,显然是一夜没睡,让她的眼底印着沉沉的黑眼圈,她抽泣着说:“本来手术还要过两天才做的,谁知昨晚……医院打来电话,说耿墨池不行了,祁树礼只好用安眠药把你弄睡,他不得不去医院接受耿墨池的肝脏移植……”

“不……不!不!”我尖叫一声,电击般地站直身子扑向门外。米兰追了出来,把我扶进她的宝马,踩足油门飞一般地驶向医院。到了医院车子还没停稳,我就滚下了车,爬又爬不起来,米兰拉起我差不多是把我拖进了医院大楼。

那扇门就在前面。

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Mortuary(太平间)”令人思想停顿。

我无论如何也挪不动步子了,我不相信里面躺着的是耿墨池,怎么可能呢?不是说四十八小时吗?这才过了多久,三十六小时都不到啊!

“Mortuary”几个字母在我眼前忽近忽远,晃动得厉害。我已经像浑身被抽了筋骨般绵软无力,米兰和另一个护士扶着我走进去,看见了,他就躺在那儿,白色的布遮住他的全身,僵直着,跟多年前祁树杰横尸太平间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难道这就是命运的轮回?

难道这就是我挣扎得来的结果?

我知道他终会离开,却没料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他为了让我的后半辈子有所依靠,竟捐出自己的肝脏成就另一个人的生命,让那个人替他完成他今生爱的使命。是的,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显然是他蓄谋已久的一次冒险,肯定是冒险的,他如何知道手术就一定能成功?又怎么能断定心爱的女人能否接受这残酷的安排?

但是他别无选择,来这世上走一遭,什么也带不走,但总要留下点什么,留不下,也要让自己的爱通过别人来延续,为此他甘愿冒险,他其实一直就在冒险。

我扑在他的身上哭得声嘶力竭,抱着他僵硬的身子拼命地摇,好像他只是睡着了,可以摇得醒一样,“为什么是这个结果?为什么啊?我不要这个结果,墨池,我不要……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没有你我的生命毫无意义,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墨池……如果离开你可以获得幸福,我何苦挣扎到今天……”

哭到后来,我开始干呕。

米兰也哭,我呼吸不上来,她就捶我的背。

不管用的,我呕不出来,竟开始咳嗽。一股惨烈的甜腥味猝然涌到了喉咙口,硬是被我生生地咽了回去。我不能把血咳在他身上,不能让他带着血腥离开。他这样一个人,孤独傲慢一辈子,干干净净地来,也要干干净净地走。此刻我抱着他,真希望抱着的是一架琴啊,他不能弹奏了,我帮他弹,做他一辈子高山流水的知音。即便是死,如果能替他,我也义无反顾。但是没有办法,就算我即刻割开自己的脉,在他面前血流成河,也无法挽留他已经远走的脚步,拼尽力气到最后,原来什么都是枉然。

而我已经哭得没有一丝力气了。

只能拿出他白布盖着的手,贴着我的脸颊。

好似一切都未曾改变,好似我们昨日都如此亲昵过。

什么都没有改变,他和我的爱。

其实已经不朽。

可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点不同,他的手怎么回事?厚实而宽大,一点也不像他的。墨池的手是修长、温柔、非常优雅而有个性的,至今我还记得他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舞蹈时的浪漫不羁,而且前天我还给他修过指甲的……我停止了哭泣,拿起他的手仔细端详起来,巨大的震惊让我目瞪口呆,我放下他的手,死死盯住他被白布盖着的脸。

“墨池,是你吗?”

三年前,在名古屋的那棵樱花树下,我就是这么唤着他的名字,当时他还能站起身朝我走来,可是现在呢,他横在这里,真的是他横在这里吗?

我从未如此紧张过,浑身汗毛直竖。

真的是他吗?真的是吗?

我抖抖索索地伸手去揭那张白布,时光交错,生命轮回,就如多年前丈夫的白布被揭开时一样。“啊——”我一声尖叫,眼前一黑,身子直直地仰倒在地。

西雅图湖景墓园坐落在联合湖区一个风景如画的山丘上,祁树礼的葬礼就在此举行。我以为我会很坚强,很平静,但是当工作人员将装有祁树礼骨灰的琉璃花瓶送到我面前时,我还是抑制不住失声痛哭。我抱着那个价值不菲的花瓶,宛如抱着他的身躯,他的身躯已经冷去,但我恍惚看见他在冲我微笑,笑容已然永生。至此他真的已经冷去,曾有的浮华隐去,整个世界陷入沉寂。而我整夜地哭泣,无边无际,模糊而凄冷的黑暗将我一点点吞噬,我深陷其中,好似进入一个梦境,永生永世,我亦无法挣脱,他的离去就是一个无法结束的梦境。

一生翻云覆雨,到最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一块墓碑。其实这是个双人墓,是耿墨池当初买下来为自己准备的,他答应过我在旁边给我留个位置,所以当时他买下的是双人墓。祁树礼跟耿墨池争了这么多年,做梦都想夺走他的女人,不想最后夺到的只是情敌的墓地,这样的悲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约也包括他自己。

邻近的一个山丘就是凯瑞公园,碧蓝的天空下,西雅图宁静的港湾依然在山脚下演绎着或默默无闻,或不同凡响的故事;太空针仍然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只等黑夜降临时拉开西雅图不眠夜的序幕;瑞尼尔雪山还在地平线上沉睡,也许它从不曾睡着,它只是保持沉默,人世间数不尽的悲欢离合,在它看来只不过是世间最最平常的事。

因为是双人墓,空间很大,我放了很多安妮儿时的画作,几乎每一张都画着美丽的湖,三个形影不离的孩子在湖边嬉戏追逐……这些画都是祁树礼从上海带过来的,想来那时候他就已经谋划好了一切,这个男人惯于运筹帷幄,即便是面对死亡,他也冷静从容得像是安排一件与己无关的公事。他表面上答应耿墨池,接受肝脏移植,可是背地里却和Smith大夫串通一气(他们肯定商量好了的,让我们都蒙在鼓里),新婚之夜,耿墨池进入生命的倒计时,祁树礼,这个疲惫的男人先按事先策划好的程序给自己注射了一针,让自己进入脑死状态,再由Smith大夫主刀,把他鲜活的心脏移植给了针锋相对近十年的情敌。

我对这样一个结果好久都没回过神,被击蒙了,傻了,呆了,直到看到他写给我的遗书,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点都不了解他的内心,他说:

“考儿,我亲爱的考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去或者是耿墨池去并无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你爱的是他,而非我,这也是我最终下定决心来成全你的原因……不要认为我有多么伟大,竟然舍弃自己的生命而成全他人,我其实是个极端自私的人,我只是想利用耿墨池来成全自己,用他来继续我不能继续的爱,你爱着的人是他,而他的生命是我生命的延续,你爱他就跟爱我是一样的,你肯定想不到吧?所以不要为我悲伤,考儿,你仔细看看你身边的人,他是耿墨池这不假,但你听听他的心跳,那不是他的心跳,是我的!这时候你一定想起我跟你说过的话吧,我曾经问过你要什么结婚礼物,你说不要,但我说一定会给你礼物,我说我把我的心给你……”

“你别哭,保重身体要紧。”

米兰走过来抱住在风中颤抖的我,墓地的风很大,西雅图微凉的风仿佛穿透了我的身体,让我摇摇晃晃,几乎就要随风而去。

她附在我耳边说:“坚强点,刚才安妮打来电话,说墨池醒了,要见你……”

安妮是在祁树礼去世的第二天专程从英国赶过来的,我不太清楚她是怎么摆脱陈锦森的,她现在也在医院里,因为祁树礼的遗嘱中还有很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安妮,他说是他弄瞎了妹妹的眼睛,他现在将这双眼睛还给妹妹,让她重获光明。起先安妮拒绝接受,我们劝了好久,她仍是不接受,后来我跟她说:“这双眼睛是你哥哥的,你就替他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吧,他英年早逝,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他都没法看到,你就替他看吧,那也是他生命的延续。”

安妮这才同意接受哥哥的眼角膜。

因为刚刚做完手术,她没法参加哥哥的葬礼,但我遵照她的嘱咐将那些画作放入祁树礼的墓中,安妮说,那些画上有她的记忆,她的记忆也是哥哥的记忆,这样他们兄妹又在一起了,从此生生世世再也不分开。

“我的灵魂已经附在那些画上,我会永远陪着哥哥的。”安妮如是说。

此刻听闻耿墨池醒来,我只觉恍惚,“他……他醒了?”

“是的,醒了。”

我点点头,由米兰搀扶着去医院。

路上,她叮嘱我:“别告诉他……实情……”

春天已经走远,西雅图中心医院一片绿意盎然,显出勃勃生机。我们穿过花园进到电梯,出了电梯就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走廊,我忽然感觉失明了般,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视线极度模糊,走廊还在延伸,恍然间眼前划过一道白光,耳边回响着他说过的话:

“爱一个人真的就是想让他幸福,哪怕这幸福是别人给予的。”

“如果有来世,我还是希望可以再次跟你相遇,而且比别人更早地跟你相遇,没有人比我更早,耿墨池都不行。”

“希望来世,我们能成为彼此的唯一。”

“你跟他的婚礼,感觉上好似也是我跟你的婚礼。”

“想要什么礼物?给你我的心吧……”

我大哭,他在跟我说话,我知道。

我听到了。Frank,我听到了!我答应你,一定会过得幸福,今生我一定要幸福,把你和小静,还有树杰无法拥有的幸福全部拥有,为了你们,我也要幸福!

还记得吗?那次你问我是否爱过你,哪怕是曾经试过去爱你,当时我没有回答,我是想以后再回答,我以为还有机会的,可是,这样的机会今生不会再有了,现在我就想告诉你,其实我也是爱你的,对你的爱早已超越爱情,就像亘古的瑞尼尔雪山,已经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升华,只是很遗憾,来不及说“我爱你”,你就已经远去,Frank!

而我现在还爱着。

我爱病房里那个死而复生的男人。

他是你生命的延续。

那么,我将继续这爱情,爱他,如爱你;爱你,将更爱他。

只是我还是看不太清,即使站到了病房门前,视线依然是一片模糊,米兰帮我轻轻推开门,轻轻地推开,仿佛是等待了千年的门,吱呀一声,犹如沉重的叹息,斑驳的锈迹脱落,终于有了通向未来的可能。而往事如繁花瞬间盛开,一幕幕,记忆的碎片成了花瓣,在眼前纷纷洒落。恍惚间,LOVE的主题曲悠然响起,我爱着的男人躺在病床上,胸口缠着纱布,目光如远航的灯,终于回航,徐徐照过来,老天啊,他还活着,还活着!

感觉跟多年前去名古屋看他时一样,我捂住嘴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咫尺的距离,我却没有力量叫出他的名字,也迈不出去一步,只痴痴地看着他,立在原地又站成了一棵树,仿佛中间还隔着天涯,我迈不过去,他也迈不过来。

而他直直地看着我,也似在那棵樱花树下见到我时一样,眯着眼睛,瞳孔缩小了又放大,放大了又缩小,表情激动得难以自持,似乎无法确认他还能活着见到我。

他缓缓地朝我伸出手,花儿一样,嘴角漾开了微笑。

“是……是你吗,考儿?”

“是你吗,墨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