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球外围什么意思 > 网络小说 > 《逆鳞》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二章、华夏图腾!

第八百八十二章、华夏图腾!

    第八百八十二章、华夏图腾!

    李牧羊身穿吉服,头戴羽冠,骑在宫里特意送来的一毛发纯白的汗血宝马上面。这种#马脚力不及一日千里的火云马和风马,但是胜在罕见稀少,千金难寻。

    “不是坐轿吗?”李牧羊低声问身边的燕相马和林沧海两个陪嫁好友。“难道让我骑在马上就这般浩浩荡荡的走到皇宫?”

    “坐轿?”林沧海强行忍住笑意,说道:“大秦以武立国,李牧羊堂堂七尺男儿,哪能学那小女儿家一般去坐轿前往成亲?你是新郎,又不是新妇。再说,世人皆对皇姐到底会嫁与一个什么样的男子充满好奇——皇姐自然要让皇城百姓一睹心上人的英姿了。所以,坐轿是不可能的,你就好好骑在这大马之上展示风采仪容吧。”

    “你还是太不了解女人了。”燕相马一幅大哥是过来人的模样教育着李牧羊。“女人得到一件好看的衣服珠宝,恨不得向全世界的男人女人炫耀。同理,她们得到一个自己心仪的男子,自然也要向全世界周告——你们快看啊,这就是我为自己选择的夫君。赢——殿下虽然贵为女皇,但是女皇首先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一个皇帝。所以,她的心理和那全天下千千万的女人是一样的。殿下此举正是在向全天下炫耀自己寻到了如意郎君。”

    “燕相马,不许你诋毁我皇姐,皇姐岂是那种——那种喜好炫耀的女人?”

    “不信你亲自问她去。”

    “这种事情我如何开口?”

    “那不就得了?你啊,和李牧羊一样没有任何情感经历,对女人的心思一窍不通——”

    “你又有过什么情感经历?”李牧羊反问着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想当年咱们还在江南城的时候,我每日都去茶馆听书,那些说书人讲得才子佳人的故事都是这样的——”

    “原来你也是从说书人嘴上得来的丰厚经历。”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

    “李牧羊你这幅笑脸是什么意思?你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今天我可不让你站着进洞房——”燕相马气急败坏的模样。

    “只要你有这样的本事和胆子。”李牧羊笑着说道。

    “你把李牧羊灌倒,不怕皇姐一剑斩了你?”林沧海站在一边补刀。

    “——”

    “走吧。”李牧羊笑着说道:“倘若是我一个人游城的话,或许稍显寂寞。但是有你们俩位陪我一起游城的话,那就好受许多——城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总不至于盯着我一个人看吧?你们俩位少年英杰,又尚未婚娶——怕是更让她们喜欢。”

    林沧海和燕相马对视一眼,说道:“谁说我们俩准备和你一起去?”

    说完,两人立即打马向前,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不讲义气——”李牧羊悲呼出声。

    按照礼节和大婚流程,他不能自由走动。前面有三百飞羽军开道,后面又有一百内侍的迎亲队伍,李牧羊在八名宫女的后面,然后后面又是八名宫女,一百内侍,六百飞羽军押后。

    再加上送亲的队伍,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人群。仿若一条移动的巨龙,浩浩荡荡的向皇宫所在的位置前行。

    陆府通往皇宫的街道两边,更是早早就挤满了围堵的人潮。

    “李牧羊——他就是打败魔王拯救了我们人族的李牧羊——”

    “李郎君真是英俊,是我见过最英俊的少年郎,难怪能够让我们女皇殿下喜欢下嫁——”

    “这能是下嫁吗?李郎君是人族的大英雄,是龙族,听说还是天上的神仙呢——咱们女皇殿下可是嫁给了一位上神啊——”——

    此时李牧羊大败魔王龙族救世的消息已经通过当时在场将士的口口相颂传遍九国,神州凡有耳者皆能听到,凡有眼者皆能看到热议龙族盛况。

    龙族不再是邪恶的种族,而是人族世界的英雄,是救世主。

    此番能够见到那位大英雄,群情激昂,呼声震天。

    无数怀春少女将亲手缝制的香囊丢向骑在高头大马上面的李牧羊,无数老妪老翁将自己贩卖的鲜花、瓜果、美酒掷了过来——

    倘若不是有众多飞羽军簇拥保护,怕是李牧羊要被这些漫天飞来的礼物给淹没。

    林沧海和燕相马虽然跑到前面,远远避开了新郎官的风头,但是,因为俩人鲜衣怒马,样貌英俊,而且又穿着象征着送亲使的服装,也同样的受到那些小姑娘小媳妇们的喜欢。

    有掷香馕的,有送鲜花的,还有样貌清丽的小女生从客栈二楼抱了花盆砸向燕相马——

    燕相马本以为有暗器来袭,一个潇洒不羁的拔剑式斩了过去,花盆被砍成两半,漫天尘土将他和林沧海淹没。

    皇城之内,更是铺金盖银,奢繁华美。

    太叔永生是李牧羊这边的媒人,赢无欲是女皇赢千度那边的媒人。

    花语平原一战,太叔永生和赢无欲已经是星空之下最为显赫的强者。两人同时为一对年轻人证婚,简直是荣耀之极。

    同时观礼嘉宾更是明月星辰,齐聚一堂。之前的诸国君主、诸国门阀、佛门道家、将军大臣,以及现在大秦体系内的三公九卿、十二位大将军双方亲友等等把整个鸿鸾殿给挤得满满堂堂的。

    可谓风光之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无数宾客的见证下,太叔永生和赢无欲都说了一些俩人成婚乃天作之合祝愿他们白头偕老同心同结之类的吉祥话。

    然后,李牧羊牵着赢千度的手叩拜媒人,并拜天、地、父母。

    赢千度是一代女皇,按照古礼,大婚之日是不应当跪父母的,特别是男方的父母——但是在赢千度的坚持下,礼部只能强行篡改古礼,按照女皇要求的新式礼节来操持大礼。

    跪拜完毕,李牧羊就应当牵着新娘的手送进洞房。

    可是,赢千度不是普通的新娘啊——

    霞裙月帔端庄高贵美艳不可方物的赢千度主动握着李牧羊的手,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扫视众人,清声说道:“感谢诸位远道而来,见证我和牧羊的婚礼。能嫁与牧羊为妻,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事情。也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期待的事情。”

    “我和牧羊识于星空学院,一见倾心,历尽坎坷生死。牧羊更是为了家人,为了人族而受受尽委屈,饱受磨难。”

    “此时此刻,无论是作为大秦之主,还是作为李牧羊的妻子——我都想为他诉几声委屈,都想替他说几句公道话。”

    “龙族,自古以来便是半神之族。龙族的使命与凤凰族一致,都是守护人族,守护神州不受异族侵害。第一次人魔大族,龙族为了保护人族,不惜与深渊之族死战,筋疲力尽之际却被人族同胞从背后捅刀屠杀——”

    “数万年之后,人族再一次遭遇劫难,稍有不慎,便是人死族灭,神州浩劫。这一次,又是龙族站在了人族的前面,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了人族的前面——”

    “入深渊、驱恶魔、杀魔王——一次又一次,龙族,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头龙,一次又一次的拯救人族,拯救神州。”

    “以前没有成婚时,作为他的朋友,我替他委屈,替他心酸难过。现在成婚了,作为他的妻子,我更会替他委屈,替他心酸难过。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人族,我们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恩人的?就是这么回报——一次又一次有大恩于我们的种族?我不同意!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从今日始,我以大秦女皇之名义宣布:龙族,将是我人族之图腾,华夏之象征。凡宫廷庙宇处皆雕龙,凡御玺圣章皆刻龙,凡皇袍锦帛皆镶龙,凡有纸张处皆可画龙——龙乃上天之神,万世至尊。如此,方可彰显其功绩。”

    “上天之神,万世至尊!”

    “上天之神,万世至尊!”

    “上天之神,万世至尊!”——

    李牧羊侧身看着赢千度,看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娇妻的美丽新娘,满心满肺的都是感动。

    风城脚下,她倾情一吻,说要保护自己不受侵害。昆仑墟上,她说要成为人族之主,要亲自为龙族正名。

    她果然做到了。

    她答应的事情全部都做到了。

    想来,那黑龙应当再无遗憾了吧?

    因为上午在宫里举办过大礼,所以晚上的议程就简单许多。宫里面的贵宾们直接赶到陆府,顿时觉得轻松舒适许多。终于可以大声说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陆行空身体不适,现在已经很少出来。陆清明负责招待男宾,公孙瑜负责接待女眷。又有宫里面的礼仪官前来帮忙,让陆氏这边的婚礼显得有条不紊又奢糜体面。

    有几家人办婚礼能够让所有宫廷礼仪官都跑来帮忙?又有几人——能把帝王给娶到自己家里去?

    李思念、宋晨曦和原来的西风小公主楚宁则负责招待从各地赶来参加婚礼的郡主名嫒们。每个人都很忙,每个人都有数不清的话要说,数不尽的事情要做。

    反倒是李牧羊更闲散一些。

    燕相马还记得早晨送亲时说过的话,正拉着林沧海公输垣秦翰等人找李牧羊拼酒。李牧羊倒是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的和他们干下去,李牧羊没事,反倒是燕相马和林沧海不胜酒力了。

    原本宾客还有些顾忌,毕竟,无论是龙族之主的身份,还是女皇夫君的身份,都能够让他们感觉到压力然后敬而远之。

    见到这些年轻人胡闹一番之后,一些位高权重的人也纷纷前来敬酒。

    官员希望李牧羊能够帮忙吹吹枕边风,在女皇的耳边替他们多美言几句。

    修行者希望能够和李牧羊搞好关系,倘若他心情大好传授个一招半式,或者丢个一本半本的龙族秘籍,那他们得厉害到什么程度?

    还有些人纯粹是想和偶像英雄同个框合个影——

    最后还是太叔永生看不过去了,呵斥李牧羊赶紧回去陪伴新娘子,新娘之夜,哪能让新人饱受冷落?

    李牧羊赶紧答应,终于脱离酒海。

    在他被几个丫鬟引领下前往新房之时,见到屋顶上面有一个孤寂的身影。

    李牧羊愣了愣,脚步稍缓,对睛儿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去上面说几句话。”

    “少爷,今日——”睛儿还想再劝。

    “去吧。”李牧羊出声说道,人已经飘飞而起,跃至了屋脊之上。

    屋脊之上,一身黑衣的少女,正捧着葫芦大口灌酒。

    紫发紫眸,绚丽耀眼。

    李牧羊在少女旁边坐下,并肩看着头顶的天空,说道:“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也不过是冷月高悬而已。”陆契机并不喜欢李牧羊的这句开场白。

    “呵呵——”李牧羊尴尬的笑笑,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没想过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是说——你接下来会生活在太#阳城还是其它什么地方?”

    陆契机又灌了口酒,说道:“随意吧。走到哪里,就是哪里。”

    “你可以住在陆府,和父亲母亲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凤凰族的身份曝光,不管走到哪里,别人都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你,我不喜。”

    “那你就去神宫——”李牧羊出声说道:“那里灵气四溢,也便于你修炼。”

    陆契机的紫眸一眨不眨的看向李牧羊,说道:“你在担心我?”

    “是的。”李牧羊点了点头,很是诚肯的说道:“我希望你不要总是一个人。”

    “以前有两个人。”陆契机说道:“另一个死了。”

    “——”

    “我说的是那头黑龙。”

    “噢——我知道你说的是他。”李牧羊说道:“别人想修长生,你却在为自己有无限的寿命而苦恼——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该是多么气愤啊?”

    “我苦恼的不是长生,而是长生之后再无恐惧。不在意时辰节气,不在意白天黑夜,不在意远去的背影或者等待归人的忐忑——除了寿命,没有什么可以永恒。”

    “还有我——”李牧羊笑着说道:“现在我和你一样,也有着永恒的寿命了。”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人生也可以有一点期待了。”陆契机出声说道。

    “那是自然——你可以有许多期待。”

    “可是你想过没有?”陆契机看着李牧羊,说道:“倘若你身边的人,所有你爱的人,你的父母妻子,你的朋友——他们一个个的离开,你要一次次和他们告别——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李牧羊有片刻的沉默,然后才出声说道:“是啊,就算是吃再多的灵丹妙药,人族——和我们永恒的生命相比,人族的寿命也确实很短。但是,不能因为相处的时间太短暂,离别的时候太伤感,就不去好好爱一个人。而且,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所以,你执意娶了一个人族女子?”

    “怎么是执意呢?”李牧羊笑着说道:“因为我喜欢她啊。”

    “那就祝你们永不分离。”陆契机出声说道。“夜深了,去陪新娘吧。”

    “好。”李牧羊点了点头:“记住,不要一个人离开。”

    “我会去龙宫看看。”陆契机出声说道,算是答应了李牧羊的邀请。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那我的龙宫就有第一位住客了——”——

    李牧羊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时,院子里站着一大群迎接的人。

    睛儿带着听雨扫雪四婢站左侧,女皇身边的侍候女官们站在右侧。看到李牧羊回来,一群人立即就簇拥上来。

    “少爷,你总算是回来了——”睛儿看了一眼楼上的灯光,说道:“殿下都等好久了。”

    李牧羊笑,说道:“以后就不要叫殿下了,叫主母就好。”

    睛儿也觉得叫殿下太生疏,但是没有别人的授意,又不敢轻易改口。听到李牧羊这么说,睛儿立即点头,说道:“好的,我这就去为少爷准备热水沐浴。”

    “不用了。”李牧羊笑着说道:“今日不用你们侍候,我来照顾千度。”

    “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李牧羊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下去,还有隐藏在暗处的那几位——”

    “陛下出宫,此是大忌,必须要有禁卫守护。”女官出声说道。

    李牧羊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你们就好好守护吧。”——

    龙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昆仑神宫。

    李牧羊放下千度,笑着说道:“你说他们是不是岂有此理?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他们竟然想躲在暗处听咱们说话——”

    “职责所在,牧羊不要怪他们。”千度身穿大红吉服,脸蛋儿比身上的衣服还要更红一些。李牧羊这个大坏蛋,为何要把自己带到神宫?还把自己放到一个大池子旁边——他想干什么?

    “我不怪他们。”李牧羊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过,他们是不是对我太没有信心了?我的娘子还需要别人去保护?”

    “要是让他们知道你把我带走,还不知道要起多大的乱子呢。”

    “反正不管,这里才是咱们的新家——我为你准备的新房。”

    “牧羊——”

    “千度——我们是不是要换一个称呼了?”

    “换一个称呼?”千度俏脸更红,低头说道:“要换什么称呼?”

    “我叫你娘子——你要叫我夫君。”李牧羊伸手拉着千度的手,说道:“来,娘子,叫一声夫君听听。”

    “——夫君。”

    “再叫一声。”

    “夫君!”

    “再叫一声。”

    “——”

    “娘子叫夫君的声音真好听,叫夫君的样子也十分可爱。今日是咱们大喜的日子——”李牧羊看着热气弥漫的汤池水,说道:“来,我来给娘子更衣沐浴。”

    “——夫——夫君——”千度虽然贵为女皇,却从来不曾经历过这等事情。身体后退,就连说话声音都哆嗦起来。“夫君,我——我自己解衣,你快转过身去——”

    扑通!

    汤池溅起水花,雾气氤氲,将两个人的身体淹没。

    (ps:本书到此完结,感谢朋友们的一路跟随。我们下本书再见。新书是一本都市小说,准备了很久,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喜欢。新书发布时间和网站,我会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面向朋友们告知。另,《逆鳞》的番外篇《龙宫笔记》会在老柳的微信公众号上面更新,还有一些想对你们说的废话,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liuxiahui28。记住,是28,不是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