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球外围什么意思 > 网络小说 > 《翻墙弃妃:王爷,算你狠》在线阅读 > 第130章 终篇

第130章 终篇

    夜风习习,带着河水的湿气,陈慧娘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你说得对,既然无论如何我都要娶一个女人,那我为何不娶一个对自己有绝对利益的女人呢?”龙钰泽淡淡的反问道,鼻尖嗅到了河水的腥味,他亦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意。

    陈慧娘的情绪早已失控,质问道:“我是陈国公唯一的嫡女,如果你真心实意的求娶我,我爹爹一定会助你夺得天下的!我不仅懂琴棋书画,对于兵法谋略也从小精通,有我辅助你,难道不比林灵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强吗?”

    “之前国师不是预言过吗?得神女者得天下,而林灵,就是那天赐的神女!”龙钰泽不欲理会陈慧娘过激的言辞,犀利的在荒草丛里发现了匍匐移动的身影,他暗暗地伸手甩出一颗小石子,躲在暗处的暗夜和鬼离立刻领命。

    “不!域兮神女是太子殿下的侧妃,不是林灵那个丫头,你弄错了!”陈慧娘喃喃的摇头,“龙钰泽,你告诉我!如果我不是陈家之女,如果你没有弄错,你会爱我吗?会吗?你告诉我啊!”

    “不会,我爱的人只会是林灵,就算她不是神女,我也会爱她。”龙钰泽有些心不在焉,眸光冷冷的看着河水的另一头。在此处迎接陈氏的人马,应该是最好的了,以河水为屏障,后面是堤岸,他的人就埋伏在那里,他只想以最少的伤亡成功捉拿陈氏。

    荒草下,陈氏低低的趴着,望着河边的一动一静。

    她从成为了皇后开始,就从未再如此狼狈过。此时此刻,她竟然要降低身姿与将士们匍匐在荒草从中等待伏击。这些将士,都是在她执掌后宫二十年的时间里秘密培养的,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她的宝贝儿子也完全不知情。

    而这批死士虽然只有二十个人,但个个都是她花了大价钱培育的,每个人的武功都是中上乘,绝不是皇宫里那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御林军。看龙钰泽气定神闲的在那里跟陈慧娘讲话,她敢笃定这个小子肯定带了人过来。至于带了多少她无法猜测,但是不管有多少人,她都必须拼死一搏。

    反正在冷宫里注定是一个死,如果现在成功了,她至少可以为儿子留一条活路!

    “慧娘这个丫头怎么回事!”陈氏突然看到陈慧娘沿着河边朝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不是让她把人带过来吗?怎么越走越远了?”

    陈氏眼里射出狠厉的光来,看来陈慧娘这个丫头也不可全信,她被灌了**药似的,龙钰泽那小子一出现她就晕头转向的。幸好没有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这个丫头身上……陈氏冷冷的笑了,压低声音道:“听我的命令,准备袭击!”

    “龙钰泽,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都不知道吗?”陈慧娘失声痛哭道,“我为了你不顾爹爹的反对执意嫁进清王府做侧妃,天天被人压在脚底。我为了你不惜对自己的亲娘亲下手,最后与陈家恩断义绝!为了你,我一次又一次的反抗皇后娘娘的命令,不愿意背叛你!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不爱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我送进了冷宫,想让我孤老一生!龙钰泽,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陈慧娘的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往前一扑,想捶打龙钰泽的胸膛,但龙钰泽却微不可查的往后退了一步,陈慧娘扑了一个空,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她干脆也不起来了,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哭声在这郊外的荒原上远远飘荡。

    龙钰泽微微做了一个手势,然后蹲下来上按住了陈慧娘的肩膀,轻声道:“陈慧娘,你还年轻,等陈氏的事情告一个段落后,我请求父皇封你为当朝公主,以公主的礼数为你重新寻觅良人,你觉得这样可好?”

    “不!不要!”陈慧娘仰起头拼命的摇头,“我不要狗屁的公主,也不要嫁给别人,我是你的人!就算是死了,也是你的魂!此生此世,我只爱你一个人!”

    就在此时,荒草从中冲出大群的黑衣人,杀气沉沉!

    龙钰泽一把揽住陈慧娘的肩头将她甩向安全的区域,然后挥剑跃起,与众黑衣人厮打起来。与此同时,在河堤的那一边,龙钰泽埋伏的侍卫也全都挥剑参与进来,两拨人立刻打了起来,霎时间,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全力进攻龙钰泽,谁拿下他的人头,我许他黄金万两!”陈氏站在最后方,大声喊道。

    死士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容小觑,再加上陈氏的鼓动,更是士气大涨。仅仅二十个人,就让龙钰泽百人的队伍连连后退。龙钰泽的眸色暗沉,幸而他早有准备,带了两支队伍过来。他对着暗夜使了使眼色,暗夜立刻从怀里拿出暗号发射出去。

    陈氏一看,连道不好,大声道:“他们请求增援了,要在增援来之前取下龙钰泽的项上人头!”

    龙钰泽身后的百人侍卫,虽然都是经过训练的,但是攻击力并不是很强,陈氏的一个死士就可以顶上十个。即使是抓住了陈氏,估计这边的百人侍卫也死的死伤的伤了。这些人都是跟着龙钰泽出生入死过的,让他们就这么死去,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龙钰泽眯着眼穿过人群看向站在最后面安全区的陈氏,再看向不断朝他涌过来的死士,挥剑而起,脚尖点过无数侍卫和死士的肩膀,剑刃指着陈氏的脖颈而去。

    陈氏吓得花容失色,大叫道:“快来人!快来人啊!”

    说时迟那时快,龙钰泽飞身直下,直取陈氏的首级。

    同时,龙钰泽的身后却突然冒出一个手持大刀的死士,在龙钰泽的剑刃压向陈氏的脖颈之前,他的刀却离龙钰泽的后背只差那么几寸了。暗夜和鬼离与龙钰泽隔着上百人的距离,他们奋力的想冲过去,却被陈氏的死士围堵起来。

    一直处在安全区域的陈慧娘也将这一幕看在眼底,这关键的时刻,在她脑子里涌现的全都是五年前宫廷宴会的初见,那么美好安宁。来不及多想,她像一阵风一样的飞奔而去,紧紧地抱住了龙钰泽的后背。

    “噗嗤——”是刀刃刺入身体,血液涌出的声音。

    而龙钰泽的剑刃,准确无误的压在了陈氏的脖颈上。

    “不知好歹的女人!每到关键时候你就坏我的事情!我应该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掐死你!”陈氏气急败坏,仿佛对于自己脖颈处的刀刃一点也不知道,只是怒目瞪着慢慢往下滑的陈慧娘。

    龙钰泽反手押住陈氏,冷声道:“都放下刀剑,若是此时投降,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

    擒贼先擒王,陈氏都落在对方手里了,那些死士自然顺从的举手投降了。

    “龙钰泽……”陈慧娘扯着龙钰泽的衣袍下摆,艰难的说道。

    龙钰泽将陈氏推给鬼离,自己蹲下来抱起陈慧娘,冷冷的吩咐道:“收队!回城!”

    “龙钰泽,你看看我……”陈慧娘眯着眼,嘴角含着血,仰望着抱着她的男人。

    “别说话!”龙钰泽淡淡的说道,“保存体力,等太医给你医治!”

    陈慧娘虚弱的摇摇头:“不……我不行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龙钰泽面色沉静,看不出什么表情,抱着陈慧娘飞快的前行。

    陈慧娘从未像此刻这样安静的躺在龙钰泽的怀里,从未像现在这样隔她最爱的男人那么的近,她闭上眼睛,伸手抓住龙钰泽胸膛的衣服,安静的享受生命最后的一刻,也是她这辈子最美好的一刻。

    这一生,她只求能与他执手一生。

    这个奢望怕是一辈子也难以企及。

    但是,她为他挡了一刀,这一刀,足以让这个男人记得她一辈子吧?

    他总会,在不经意间,突然记起,曾经有一个女子那么的奋不顾身,只为了能靠近他。

    带陈慧娘回到清王府的时候,她已经断了气,在她的脸上,是一抹满足的笑容。

    林灵只觉得唏嘘,叹道:“以当朝一品夫人的礼数葬了她吧。”

    葬礼办的很是盛大,陈慧娘怎么死的,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都不由得为这个女子的痴情而感动。五年前被封为京城的才女,皇上赐为二品郡主,三年后嫁入清王府甘愿为侧妃,提封为一品夫人,而后却为爱挡刀,香消玉焚。

    “龙钰泽,其实她真的很爱你,为了你不顾一切,最终为你而死,我想这应该是她最好的结局了。”林灵黯然的说道,起码比老死在冷宫渐渐被人忘却的要好。她这样飞蛾扑火的死去,燃烧起熊熊的大火,反而成为了龙钰泽心间永远不可磨灭的记忆。

    龙钰泽抬头望天,说道:“小灵儿,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未去想****之事,就连婚嫁事宜也是我最为反感的事情。但为了得到神女,进而得到天下,我采取强横的手段强取了你。得到你之后,我也未想过会愿意和一个女人生儿育女,然后白首一生,这些都不是我曾经能够预料到的。我什么时候爱上的你,这也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了……”

    “我知道。”林灵趴在龙钰泽的胸口,说道,“我跟你一样,我不曾想过我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曾想到会遇见你,更不会想到自己会爱上了你,还给你生了一对双胞胎。”

    龙钰泽抚了抚林灵的发丝,说道:“感谢老天爷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在我看来,你就是神女。”

    “龙钰泽,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每天每夜都想着回去,可是后来国师要带着我一起回到现代社会的时候,我竟然拒绝了……”林灵慢慢的说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跳起来说道:“龙钰泽,国师……胥子午!他说过还会来找我的!他一直在研究怎么回到我们那个时代,我怕他又会像上次那样把我……”林灵一想到胥子午阴森的面庞和眼神,就忍不住发抖。

    龙钰泽抱紧林灵说道:“不要怕,上次是我的错,这一次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有我在。”

    林灵点点头,紧紧地抱着龙钰泽,这一次就算胥子午来了,她也不会怕了。有龙钰泽在身边,不会再有人能够伤害她的。

    “爹爹,娘亲,吃饭啦!”祁莫祁维突然冲进了屋子,大笑道,“咯咯……哥哥,你看娘亲学我们一样窝在爹爹的怀里……爹爹,我们也要!”

    林灵脸颊一红,连忙推开了龙钰泽,幸好没再做什么过分的行为,要不然被小孩子看到了,她就没脸见人了。林灵整了整头发,从榻上跳下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板起脸说道:“吃饭就吃饭,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不快去净房洗手?”

    “娘,你脸上的小兔子怎么没有那么粉了?”祁维伸出手去碰林灵的脸。

    林灵愣了愣,摸了一下脸上的疤痕,这些天一直用着苟远飞配制的生肌膏,因为两个孩子已经不再惧怕她脸上的疤痕了,所以她对生肌膏也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没想到竟然有效果了,摸上去脸上平滑了好多。林灵连忙折身去照镜子,这一看也是呆住了。

    左边的半张脸虽然还有疤痕,但是颜色淡了许多,相信继续坚持下去的话,疤痕很快就会消失。林灵心情好了起来,扭头看向龙钰泽,见龙钰泽也含笑注视着她,心情就更好了。

    “呜哇哇……”正当林灵和龙钰泽相看两不厌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却张着嘴大声哭起来了。

    “宝贝儿,怎么了?”林灵连忙跑过去蹲下身,“这是怎么了?”

    “兔子不见了……”祁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兔子不见了……娘,兔子去哪里了?”

    林灵一个没忍住,眼泪酸涩的流了下来,紧紧地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这是她可爱的小宝贝儿啊,他们的眼泪,是为了她脸上难看的疤痕而流。她和龙钰泽只想着快一点将噩梦般的伤疤赶出梦境,可在孩子的眼中,这只是一只可爱粉红的小兔子。

    现在,他们的小兔子不见了,所以只能难过和哭泣。

    “莫儿,维儿,爹爹再去给你们买好多好多的兔子回来。”龙钰泽也蹲下身来,柔声说道,“比娘亲脸上的还要可爱,还要听话,你们还可以抱在怀里和它一起玩……”

    “不要不要……”两个小家伙不依不饶的扭着小屁股,哭叫道,“我们就要娘亲脸上的小兔子……娘,还我们小兔子……”

    林灵顿时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

    龙钰泽一手一个抱住祁莫和祁维,说道:“要是你们乖乖听话,爹爹过几天就带你们去围场,到时候那里有很多兔子,还有梅花鹿,总之啊,你们想要有什么就有什么,怎么样,要不要跟爹爹一起去?”

    两个小家伙的眼泪立刻止住,惊奇的问道:“爹爹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们?”龙钰泽爽朗的大笑。

    两个小家伙立刻拍起手来,他们有着大宇朝龙族尊贵的血统,天生就有着征服一切的**。无数次的想跟着龙钰泽去围场狩猎,都被拒绝了。这一次龙钰泽主动提起此事,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林灵站在龙钰泽身后,微笑的看着自己要携手一生的男人和两个一天比一天大的孩子。

    她还记得,仿佛是上个世纪了,她大学刚刚毕业,刚找到一份不好也不坏的工作。那一天,她满怀喜悦,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吃饭庆祝,谁知乐极生悲,不小心从楼梯上失足跌倒滚了下去,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就到了这个时代。

    那个时候,这具身体是那么的小,才十四岁。她住在漏风的土坯房子里,有马道婆含辛茹苦的挣钱养家糊口,更有马小格整日陪她一起疯闹。而在一次偶然,她竟然发现自己拥有预知未来事物的超能力,一个偶然加着一个偶然,变成了最后的必然。

    初次相遇,是在秦侯府的凉亭里。那一次的见面,怎么会想到今日他们竟然会变成相濡以沫的夫妻呢?那不过是在人群里再寻常不过的一次相遇,他们之间隔着许多人,有马小格,有秦可可,更有秦以岩。而这些年,他们穿过重重的人群,终于携手在一起,共看庭前花开花落,天边云卷云舒。

    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平静,但是林灵相信,她想要的幸福已经被她牢牢地抓在手里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无论世界怎么变,有这个男人,有两个孩子,她就会相信,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可能的,再大的困难也不会将她打败。

    或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他准备了很多个惊喜在你未来的路上,这条路上满是荆棘和坎坷,你必须一点一点的去战胜,去经历,才能达到幸福的彼岸。

    愿所有的人都遇见美丽的爱情!

    —剧终—

    初次相遇,是在秦侯府的凉亭里。那一次的见面,怎么会想到今日他们竟然会变成相濡以沫的夫妻呢?那不过是在人群里再寻常不过的一次相遇,他们之间隔着许多人,有马小格,有秦可可,更有秦以岩。而这些年,他们穿过重重的人群,终于携手在一起,共看庭前花开花落,天边云卷云舒。

    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平静,但是林灵相信,她想要的幸福已经被她牢牢地抓在手里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无论世界怎么变,有这个男人,有两个孩子,她就会相信,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可能的,再大的困难也不会将她打败。

    或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他准备了很多个惊喜在你未来的路上,这条路上满是荆棘和坎坷,你必须一点一点的去战胜,去经历,才能达到幸福的彼岸。

    愿所有的人都遇见美丽的爱情!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