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网络小说 > 《网游之天下无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初见北冥雪

买球买被让方interwetten博彩公司

    “乐不思蜀!”

    “无懈可击!”

    “杀!”

    “闪!”

    当我起床时,便听到大厅里鬼谷子和杜十三正杀得难分难解。

    “你们两个,准备一下,下午三点钟左右,北冥雪和袋妈妈都到苏州了,为表诚意,我们一起去接吧!”

    “好!”

    杜十三放下手里的牌,笑道:“对了陆尘,你练到多少级了?”

    “52级,你们呢?”

    “差不多,一天最多练个一级半。”

    我看看时间,道:“时间不早了,我洗个澡,咱们半小时后出发!”

    “那么早干嘛?”

    “废话,咱们工作室那么穷,没有专用车,当然要去打车了。”

    “……”

    进了浴室,脱下衣物,我心底暗暗发寒,不知道何事,手臂上出现了一片淤青,似乎我的身体又出现什么症状了。

    “哗!”

    拉开窗帘,阳光泻落在手臂上,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那些淤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松了口气,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任凭凉水冲洗着身躯,脑海中浮现出进入天纵之后的一幕幕,随后一声畅然大笑,管他老天给我多少时间,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要让这个虚拟世界为我震动,要让古剑魂梦问鼎天下!

    ……

    两点多钟,楼下集合,三人叫了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北冥雪与袋妈妈的火车前后差距不到1小时,可以一起接了。

    旅客出口,我和鬼谷子、杜十三伸长了脖子张望。

    “这一车次是北冥雪的,应该快要出来了。”我拿着手机,看看短讯息时间,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一车次!”

    十三问:“小北冥不认识我们几个,怎么办?”

    “没关系,游戏里,她见过你。”

    “好。”

    人流如海,许多暑期走亲访友的学生成了这一车次的主要人群,这就更增加了我们的接客难度了。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格子衬衫、黑色短裙的漂亮MM走了过来,提着一个大包,拖着一个集装箱一般大小的行李箱,到了旅客出口外,她很兴奋,脸上洋溢着笑意,竟站在广场上对外大喊一声:“苏州,我来了!血色佣兵,我来了!”

    “靠!”

    我和杜十三面面相觑,这个穿着黑色丝-袜的MM就是咱们的小北冥?

    鬼谷子低沉的走上前:“喂,美女,要引路吗?”

    北冥雪回头看了一眼鬼谷子,说:“带我去新区,指路多少钱?”

    “5块!”鬼谷子伸出了五根手指。

    北冥雪小心翼翼的点头:“好吧,你是坏人吗?”

    “不是!”

    “哦……”

    我走上前,北冥雪看了我一眼,问:“这个人又是谁,你们认识?”

    鬼谷子咧嘴一笑:“哦,这是我们指路公司的员工,专门负责为顾客拎包的,你可以当他是伙计。”

    北冥雪伸手把大小包递给我。

    我无语了,接了过来,提醒道:“小北冥,你裙子太短了……”

    “啊?!”

    北冥雪张大了小嘴,忽地眼睛透出飞扬的神采,笑道:“你……你不会就是折戟沉沙老大吧?”

    “嗯。”

    我指指鬼谷子,说:“这是我们的肉盾同学,鬼谷子,死灵骑士!”

    “哦!”

    杜十三走上前,笑道:“我是杰出高手,血色工作室的战士。”

    “哦?”北冥雪睁大了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除了折戟沉沙老大之外,我们工作室还有其余的战士吗?”

    杜十三:“……”

    鬼谷子哈哈大笑:“谁让你每次活动都不输出,就顾着勾搭妹子,这样肯定会被无视的!”

    我看了看时间,说道:“北冥,我们等半个小时,袋妈妈就要到了,一会一起去工作室,好吗?”

    “嗯,你是老大,听你的!”

    “呵呵。”

    看得出来,北冥雪的装扮挺潮的,不过人倒还懂事,这让我非常宽慰,要是工作室来个不懂事的小丫头,隔三差五带个男人回来,那就麻烦了。

    靠在栏杆边,我手按行李箱把手,跟北冥雪聊着天——“老大!”北冥雪笑吟吟的看着我,说:“在游戏里一直看不到你的面貌,没有想到,你在现实里还算是个帅哥呢!”

    我尴尬一笑,“算是”这个词语很微妙,可以说成“是”,也可以说成“不是”,这是一个狡猾的词汇。

    “小北冥,你今年多大了?”我问。

    “19,怎么了?”

    “哦,就是问问。”

    北冥雪扑哧一笑,笑吟吟的看着我,问:“老大,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呢?”

    我摊手笑道:“没关系,血色佣兵工作室不拘泥于少女、少妇的差别,再说了,我又不是杜十三,怎么可能问这种问题。”

    “唔……”

    北冥雪撅撅嘴,对我表示了些微的不满。

    这时,杜十三拎着一袋冰激凌走了过来,问:“小北冥,你有没有男朋友?”

    工作室唯一的MM,被一句话问得石化了,北冥雪偷偷告诉我:“老大,你对十三哥太了解了啊……”

    我暗笑,十三跟我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他身上有几根毛我都清楚得很,怎么可能不了解他的习性?

    不久之后,一个满脸虬须的汉子出现在苏州车站,一身横肉,脸上洋溢着人畜无害的慵懒笑容,不是别人,正是亚麻袋,现实名字马岱!

    嗯,这是个非常骁勇的名字。

    “袋妈妈,欢迎光临苏州!”

    我走上前,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陆尘,天纵ID折戟沉沙,血色佣兵工作室名誉室长兼垃圾处理所主任、小区街道办副主任,你可以叫我陆主任。”

    亚麻袋哈哈大笑,与我握手道:“陆尘主任,你以后要多关照啊,我这个25岁的宅男第一次出远门在另一个城市常住,以后还会有许多地方麻烦你。”

    我点头:“没关系,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说这些客气话干嘛!”

    这时,北冥雪走上前,抬头脑袋,笑问:“袋妈妈,你真的只有25岁吗?只比陆尘大一岁,可怎么看起来你都可以当人家大叔了?”

    “大叔……”

    亚麻袋脸上的肥肉抽搐了一下,讪讪笑道:“北冥雪是吧?小姑娘,叔叔这里有糖吃,你要听话哦!”

    大叔笑得猥琐,北冥雪一紧张后退几步,当即揽着我的胳膊,道:“老大……”

    我安慰道:“没事,血色佣兵工作室都是规矩人,走吧,我们回去,分配一下房间,把行李放下来就去吃饭,今晚为你们两个接风洗尘,不醉不归!”

    “好!”

    ……

    工作室,我放心了北冥雪的行李箱,累得满头大汗,太***D重了,难以想象一个小女生到底会有多少行李。

    亚麻袋走进工作室,当即感慨道:“哇,好宽敞啊!”

    我点头道:“四室一厅房,租的,以后租金就从工作室运营资金里扣除了。”

    “嗯,房间怎么分配?”亚麻袋问。

    顿时,在场所有男性都心里一咯噔,目光全部聚集在北冥雪身上,这粉嫩漂亮的小女生,似乎大家都很在意。

    “咳咳……”

    我打断了众人的念头,字字铿锵道:“北冥雪住在最东面的房间,我住在隔壁,鬼谷子住在西边第二个房间,十三和袋妈妈挤一挤住在最西边的那个房间,可以再添一张床。”

    北冥雪甜甜笑道:“好的!”

    鬼谷子脸色平静,似乎不太在意怎么分配,他更加关注的是如何让自己在游戏里变得更强大。

    杜十三叫嚣着反对。

    袋妈妈一脸慈爱的看着杜十三,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我知道,这样的话,以后肯定会很和睦了。

    帮北冥雪安装游戏设备,拉线之类的事情,她自己则把行李箱里的衣物拿出来一件件挂进衣橱,不久之后就挂的满满的,像是开衣服店一样。

    我抬头道:“北冥,网络通了。”

    “嗯,谢谢老大!”

    北冥雪笑笑,手里正拿着一个粉红色文胸折叠。

    我石化了三秒钟,笑笑,转身出门,身后传来北冥雪银铃般的笑声。

    ……

    晚上,7点多,逍遥居沁兰厅。

    一桌丰盛的饭菜已经摆上,我要了两瓶上好的白酒,给北冥雪要了一杯果汁。

    北冥雪看着一桌美味,忍不住食指大动,捏着筷子,笑道:“哇,好久没有出来吃饭了,饭店的伙食就是香啊!”

    我瞥一眼她柔细的胳膊,笑道:“多吃点,看你瘦的……”

    “……”

    袋妈妈大笑,举杯道:“没说的,为了血色佣兵,为了工作室光明的未来,咱们先干一个?”

    “干!”

    酒杯碰撞,一饮而尽。

    酒精是个好东西,可以醉人,让虚伪的人类脱去彼此之间戒备的外衣,酒后吐真言就是这个道理。

    酒过三巡,一个个脸色泛红,显然都有点高了。

    袋妈妈搂着杜十三的肩膀,笑道:“我之前一直都是孤独的一个人,现在能找到你们几个兄弟,实在是太开心了!陆尘,咱们再喝一个?”

    “来!”

    再次干了一杯,腹内一片火热,这酒的劲道真给力啊!

    这时,我站了起来,表情无比的郑重,按住杯子,道:“兄弟们,在此,我必须先说明一个事情!”

    “哦?!”

    杜十三、鬼谷子、袋妈妈三个都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北冥雪也看向了我,问:“陆尘,什么事情?”

    “血色佣兵的建立的初衷!”

    “哦,到底是什么?”亚麻袋睁大了眼睛。

    我淡淡道:“你们如果玩过灵恸的话,应该还会记得一个ID吧,叫做落尘……”

    “落尘?”

    亚麻袋神色变得认真起来:“你是说那个陨落的天才?曾经被孤坟盛赞的那个落尘吗?”

    北冥雪一样眨了眨眼睛,说:“我也听说过,似水年华公会的盟主孤坟在退隐之前曾经说过:‘烛影乱、落尘二人,得一可安天下!’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