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行舟与郭靖比试之后,便即迈步下山,刚走了几步就感应到有人正在后面跟踪自己,不由得大为好奇,只是此时身在终南山上,不欲再生事端,奔跑了大半夜也绝困乏,也懒得与人动手,对于后面的跟踪只当不知。

    不过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跟踪之人修为浅薄的很,便觉得有点不对劲,此人脚步沉重,走路拖泥带水,重阳宫的道人们虽然本领一般,但也不至于有这么差劲儿弟子,即便是有,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尾随自己,他想了想,不再前行,身子一闪,已经到了路边一块巨石之上,向下看去,便看到一个孩子紧贴在青石一侧,正是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跟随郭靖上山的孩子。

    “杨过这小子怎么跟我下山了?”

    杨行舟眉毛接连挑了几下,看向石壁上贴着的男孩:“你是杨过?”

    杨过自从全真六子与杨行舟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在偷偷观瞧,他在母亲穆念慈身死之后,在嘉兴遇到了郭靖夫妇,便被带到了桃花岛上抚养,只是黄蓉担心他走上杨康的老路,因此只教他经史子集诸般文章,却不传他武功,又加上他性格偏激,为人狷狂,使得大小武和郭芙都有点排斥他。

    最近更是被大小武等人欺负的厉害,无意间使出了欧阳锋传给他的蛤蟆功,差点将大武打死,以至于三个孩子连同黄蓉都有点容不下他,郭靖无奈,只好把他带到终南山,让他在重阳宫修行。

    其实纵观杨过一生,他偏激的性格已经决定了他自己的命运,敏感多疑,至情至性,但又没有很强的是非观念,因此很容易做出偏激之事,此人日后命运坎坷,可以说是一半气运使然,一半自作自受,与他偏激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

    郭靖这次从桃花岛上带他来终南山学艺,乃是一片好心,昔日便是郭靖自己都是马钰传法,以全真教心法为根基,之后才有如今的成就。单就筑基而言,全真教毕竟是道家正宗,比天下任何门派的心法都要合适,能够与其比肩的,也就只能是少林心法了。

    有全真心法打下基础,日后杨过无论习练什么,都会上手极快,对他日后的成长有着很大的好处。

    这件事郭靖处置的本来没有什么错,只是郭靖在今日闯终南山的时候,显露出的本领可远比重阳宫的道人高明多了,杨过见郭靖明明有这般本领却不传给自己,反倒要自己跟随这些无用的道人学艺,更是忍不住多想,觉得郭靖对他果然不如对大小武亲。

    他心中这么想,自然有气,本来就对郭靖夫妇心有成见,此时成见更深,今晚听到杨行舟的啸声之后,便即偷偷溜了出来,躲在不远处看郭靖与杨行舟比拼。

    杨过心里讨厌郭靖,但却对郭靖的本领佩服万分,此时见杨行舟竟然与郭靖打平,登时对杨行舟产生了钦佩之心,眼见杨行舟下山离去,不知怎么的,如同着了魔一般,就在杨行舟后面远远跟随。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尾随杨行舟,可能是因为心中瞧不起全真道人,也有可能是对郭靖的不满,还有可能就是对杨行舟一身修为的的羡慕,抱有一丝朦胧幻想,奢望能学到杨行舟的本领

    直到杨行舟出现在他面前喝问时,杨过方才清醒过来,见杨行舟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更是惊讶:“怎么认认得我?”

    杨行舟笑道:“看来你真的便是杨过了,小子,你跟着我作甚么?”

    杨过一呆,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结结巴巴道:“我我”

    心急之下,万般念头在脑中急转,却有不知人如何表达,忽然向杨行舟跪了下来:“我想跟你学功夫!”

    他自小伶俐,为人最喜取巧,有跳脱之心而无守静之意,平日里便是向郭靖夫妇跪倒都夹杂着几分不乐意,但是今天对杨行舟跪倒,却是诚心诚意,不带半点虚假念头。

    实在是杨行舟行事率性而为,不似郭靖老成,做事不守规矩,说走就走,说来就来,这等行事风格让杨过佩服到了心眼里去了,未曾下跪时还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尾随杨行舟,此时跪地之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他原来就是想要跟眼前这个青年高手学功夫!

    “你想跟我学功夫?”

    杨行舟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小子,放着重阳宫道家正宗心法不学,要跟我学?这才才叫入宝山而空回。”

    杨过只是磕头,额头碰在石阶上,砰砰有声。

    杨行舟见他其意甚诚,想了想,道:“小子,你现在先别急着做决定,你便是想要跟我习武,那也得给你郭伯伯说一声才是,免得让他们着急。”

    他说到这里,陡然撮口长啸,啸声滚滚犹如雷霆,喝道:“郭大侠,你小侄杨过要随我习武,今日暂且跟我下山,明日我再带他来重阳宫商议此事!”

    此时正当深夜,空山寂寂,杨行舟内功深厚,长啸之声直达山顶,郭靖与丘处机等人正在因为杨过失踪而焦急,听到杨行舟的话后,都感吃惊。

    不过既然知道杨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万界武侠大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只为原作者江海横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海横流并收藏万界武侠大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