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欷反唇相讥,哼道“小妹子,一路上你就跟我闹,对立归对立,闹崩了,对谁都不好。”

    “你你”芮楚连说了几个你都接不下话,她理亏是真。

    花画呆呆的看着,心想是闹矛盾了吗似乎,矛盾的来源还是当下坐着的她。

    一时间花画为难,放下筷子,试探道“能不能听我一言呢”

    芮楚撩撩头发道“说吧,又没人管你嘴。”

    花画道“你们是朋友吗是不是因为我出情况了”

    芮楚其实想要说是的,只不过花画真善的态度让芮楚不忍,惹哭一个呆萌少女,芮楚就算刁蛮些,真愿意吗

    “临时的吧,当然不是因为你,你接着吃。”

    计欷起身空着手,走到门口对芮楚勾勾手指,芮楚不甘示弱,倒要看看“妖精”能作出来什么幺蛾子。

    走出客栈,计欷面色温和了些,转身对着芮楚冷脸,果断又选择板起来。

    “妖精,你瞪我干嘛”芮楚就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盯着计欷。

    计欷道“皇宫里边就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么”

    芮楚哼道“皇宫什么皇宫,你还蓝宫呢你”芮楚心里抽搐,该死的,给妖精知道她们来自皇宫了。

    计欷背着月光,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对芮楚道“赵芸郁,皇室公主,我是真没想过能遇着她,小妞,如果我报信给我家公主,你们还能安稳的待在这里吗”

    芮楚在皇宫里哪儿受过这气跟着赵芸郁随身服侍,其实算半个大佬,在一众宫女太监眼中有主子护着,那走路就是能牛气哄哄。

    皇宫内院凭的势,芮楚也就是偶尔遇着妃子会打招呼,赵芸郁因为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她根本就没怂过谁,被计欷弹压的连话都说不上来,芮楚实则已经憋着好久准备要絮叨了。

    仔细想想过,芮楚觉着不能落得野蛮态度,否则给敌人瞧不起还不如独自个抽一个耳光呢。

    “就算你有点良心吧,没害人,我句尨姐说,你年轻的时候还算磊落,就是狂气,下手狠。”芮楚评判道。

    计欷稀奇道“不错嘛,觉悟很高,就当你道歉过了。”

    芮楚说话不情不愿的,她知道对计欷的事有些过火,如果说她就是不讲理的野蛮人那芮楚会大喊冤枉。

    客从主便,计欷过来后没提过条件,芮楚醒悟过来可也不会跟她直白道歉的,嘴不饶人,错了必须要装成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计欷娟秀的面庞浮起一丝笑意,说道“小妞,你是真没出过宫门吧”

    芮楚仰着脖子道“没出过又怎样,宫外很好么我觉着一般般,要不是陪小姐来,我可不愿意呢。”

    计欷点点头,思索一番,“说的不错,的确没太多有趣的,皇宫内院,冷清清的,反而还不如外边呢吧”

    芮楚道“你要吵架我说皇宫不好了吗你又没去过”

    “呦,承认了,你主子是公主,你是贴身侍女。”计欷得意道,

    芮楚捂嘴自责,说漏话可不能算她故意吧根本就是妖精计欷狡诈,坏的冒泡,否则她是不会有那样失策的口误呢。

    街边空巷,一阵阴冷冷的风吹过来,计欷说道“那姑娘就是我方才抓着一个贼我看她饿着肚子,可怜而已,带回来吃口饭,我的解释够完美么”

    芮楚不敢相信道“我是真没想到过,女魔头还会有善心待人,像你这样式儿的,跟朝廷混多好”

    计欷不言,过了片刻道“人各有志,朝廷当我是通缉犯,跟着你们混,那就是投鼠忌器。”

    “谁说的”芮楚不以为然道“司马家皇帝不给劲儿,历朝历代,更迭交替,朝廷得权,那只能说是顺应天命,你倒是说说,换成司马家的皇帝,百姓还能安稳过小日子吗”

    司马家失天下,大势所趋,人心涣散,赵家恰好是接手江山的一方,每一朝代初立,都有前朝的余党挣扎垂死,可谁又能逆袭谋反成呢

    逐鹿中原,要的是兵马人心,得二者,则天下无忧,兵马人心司马轻语仅有凉州一地,跟朝廷抗衡不借兵那就跟儿戏一般。

    计欷不大愿意跟芮楚说起来没趣的天下事,最里边走过的话,再热血亦只能过瘾。

    “行了,夜深露重,你去睡吧,明日赶路呢。”计欷道。

    芮楚知道计欷刻意逃避,撇撇嘴没再说话,计欷跟着司马轻语谋逆有些年头,好歹懂的不少,经历这一场闹剧,俩人算是冰释前嫌。

    回屋时谢徒已经一条腿搭在赵芸郁腰上睡了,屋里边暖暖的,没了屋外凉风的刺激,芮楚困倦绕头,宽衣解带,倒头挨着床边睡了。

    计欷紧跟着芮楚随后回屋,花画吃过饭,腻白水弹的小脸泛着红光,姿色又拔高了些水准。

    “谢谢你,好人久安,你有事要我帮忙吗”花画答应计欷要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血罪谶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只为原作者天火霸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火霸刀并收藏血罪谶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