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是有些权势的人家,一般都会有些后手,或者说是底蕴

    窦建德贵为一国之君,如果说他没点手段,怕是根本坐不到这九五之尊的位置,就会被干掉。

    现在,在这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黑衣人,就是窦建德隐藏很久的一股力量

    虽然对这些黑衣人的身手很自信,但是当他看到疯牛一般冲过来的李世民。

    窦建德依旧亡魂大冒,大喊着让黑衣人拦住他

    但是,刚刚的负伤已经激发了李世民的凶性

    在他那双血红的眼睛里,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就只有窦建德一个人而已剩下的黑衣人,他不管不顾

    “杀”

    眼看李世民的马槊迎面刺来,惊惧的窦建德再顾不上什么帝王气度,只来得及就地一滚,才堪堪躲过一劫

    刺空的李世民从身边猛冲了过去,窦建德手脚并用,从地上狼狈的爬起身来。

    此时,肮脏的泥水已经沾满了他的全身,就连头冠也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头发披散下来,哪有半点皇帝的模样

    “李世民去,你们去给我杀了他”

    看着那个快陷入兵堆的身影,窦建德怒火冲天,几欲发狂

    只是,他好像忘了

    李世民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程咬金驱使战马刚冲出黑衣人的狙击,迎面就看到了气的浑身颤抖的窦建德

    “不会吧,俺老程的祖坟冒青烟了”

    使劲眨巴一下眼睛,程咬金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立刻狞笑着驱马冲了上去

    等他来到窦建德身后,然后伸手一捞,孤身的窦建德就被他,结结实实的抓在了手中

    要说这窦建德,那也是从年轻时就争强斗狠的主,武功力气什么的还是有一些。

    不过,他的这点武艺,在市井混混中还算可以。

    但跟程咬金这样,从小就接受武学培养的世家子弟一比,那就完全不够看了

    看着手里的窦建德还想努力返身攻击,程咬金咧开大嘴一笑,抓他的手臂一用力,就将窦建德横提到了身前的铁过梁上。

    这铁过梁,就是马鞍子前面凸出一块的把手,一般都是用铁棒弯成,坚硬无比。

    要是被它抵在肚子上,再加上马一颠簸,一身的气力立刻就会被颠的干干净净

    如果以这种姿势跑上里,那这人不死也得残

    近两年养尊处优的窦建德哪里受得了这待遇

    只一下,那从胸腹间传来的剧痛,就让他极度想晕过去

    程咬金根本不管疼的的窦建德。

    他瞅准了一处火盆,立刻就驱马冲了过去后。

    等到了火盆旁边,程咬金便身手一把揪起窦建德的头发,让火盆的火光照到他脸上

    “俺抓到窦建德了,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程咬金的暴喝声在战场中远远传了出去,正在猛攻的夏人往这一看,顿时傻了

    那个狼狈的身影,就是他们的皇帝可是如今,皇帝都落人家手里了,这还打个屁啊

    “陛下他被唐人抓住了”

    这句话像是瘟疫一般,在夏军中飞快的传播开来

    那本来就因为被唐人前后夹击,而变得有些患得患失的夏军,当场就失去了战意

    “跑啊”

    终于,在这种诡异的场景下,第一个夏军突然丢下手里的武器,大步跑向一边的山林

    而他这一跑,就像是开启了一个信号一般,无数夏军立刻紧跟着逃窜出去。

    他们跟唐人没有深仇大恨,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听从皇帝的命令可现在皇帝都是人家得了,那还打什么

    “不要跑我们去救陛下”

    人群中,刘黑闼怒吼着砍倒了一个逃兵,但是回应他的,却是更多的逃兵

    兵败,如山倒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人想再战,也会被盲从的人流冲散

    战场最前面,还在苦苦坚持的唐军突然觉得压力陡然一轻

    那些刚刚还勇猛无比的夏军,此时就跟中了邪一样,当着他们的面就疯狂的逃窜起来

    如此大的反差,让唐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也不知是该追杀好,还是防御好。

    “秦王他们,成功了”

    陷入夏军中,已经筋疲力尽的罗士信看着面前的一幕,终于释然的笑了起来,随后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倒在了一具尸首上,再没了知觉。

    在另一边,洛阳城前。

    萧寒营寨里的几点火光,仍旧在雨中坚强的亮着。

    虽然已经到了夜里,但萧寒还是一点松懈都不敢有。

    派出的那些斥候,就蹲在洛阳的护城河边,眼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唐腾飞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只为原作者青岛可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岛可乐并收藏大唐腾飞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