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该如何做”

    “针对他们最强的亮点,针对天下最关心的两点。”

    “你是说”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但如何针对”

    王形阴冷一笑,道“想必在座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相应的念头,既然都踌躇犹豫不愿说,那就由我来开这个口吧。”

    “刑不上大夫是自古以来的传统,既然玄明子要改变,还得到了秦王大力支持,那我们就从根本上来瓦解,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我倒要看看,真正的天子犯了法又该是由谁来判定又由谁来处置又有谁敢处置”

    王形放眼望去,周围所有人都在冷笑。

    任何一个身居高位的人物都是武道高手,他们的身份地位虽然有部分世袭的原因,但能够守护住相应的家业,每一个人都可以称得上是武道高手,在座的就没有一个低于外景的。

    身为强者,他们心中都有一丝傲气。

    他们天生就蔑视各个平民,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超然的地位,还有他们那强大的实力。

    武道强者本身就要享受更高的待遇,这是所有人都认同的。

    从春秋时期绵延到战国,一直都是如此,永恒不变的永远都是力量。

    皇宫之中,秦王面色难看。

    唐玄明的脸色还算平静,但眼底深处依然有些凝重。

    在他们俩人面前,一位衣着华贵的青年正跪倒在地。

    青年虽然跪倒在地,但脸上依然带着不服气,或者说带着一种轻蔑不以为然。

    其年纪不过三十余岁,但强大的修为让他看上去更显年轻,如同一位少年。

    这是一位绝顶强者,跨过了第一天梯的武道人物,在真实界之中已经可以凭一己之力支撑起一个小门派,而只要能够跨过第二天梯,成为宗师级别的人物,就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开辟出一个二流门派。

    而以他的年纪,未来突破到宗师,甚至达到半步外景级别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

    “父王,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平民,打死了也就打死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见周围已是无人,青年更是顺势从地上站起来,轻飘飘地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笑着道“我知道父王颁布新法,已经特意吩咐了手下能注意分寸,但手下管家依然有些张狂,个性没改过来”

    见秦王脸色依然严肃,青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父王,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严重,你看我在众多大臣面前,不都老老实实的,当场跪地认错,现在就我们两个,就没必要那么严肃了嘛。”

    青年自顾自的给自己拉了把椅子,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神态自若一点也不像犯了大错的模样。

    他这副轻松的模样让秦王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是他的第二子赢良,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这一次看他管家失手打死一位路人,本身过错就不在于他,让他在朝堂之上当着众多文武大臣跪了一早上,他心里已经觉得有些严苛。

    现在见赢良这个模样,他心里也放松了一些。

    唐玄明游历世界多年,现在实力虽然没有达到武道巅峰,但察言观色的能力,堪称第一,已经是一个老怪物级别的人物了,说句夸奖他的话,他连眉毛都是空的,心拿出来看都是乌漆麻黑的。

    他一眼看出了秦王的想法,知道秦王此刻顾及父子之情,若是他再不插嘴的话,估计二公子管家杀平民的罪过就会这么被轻飘飘的一句话揭过去,就像以前一样,像春秋战国时期那样。

    “这就是王形等人的出招吗敢于在朝堂之上直接出手,失败之后直接又拿秦王的直系血脉来做手脚吗果然是个狠角色。”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说起来轻飘飘的,但实际上执行起来千难万难。

    尤其是在这样的神魔世界,天子都是掌控天地的神魔级别人物,是真正的天之子。

    即便是在唐玄明所在的世界之中,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只是一句口头的口号,空话而已。

    中华漫漫数千年的历史,没有真正实现过这句话的意义,想要在神魔世界推行这样的法,更加的艰难。

    “但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唐玄明有点佩服在这个世界燃烧起赤色火焰的齐主席了。

    见秦王正准备和儿子好好叙旧,唐玄明正了正颜色,直言道“此事不能如此轻易的放过。”

    二公子赢良眯了眯眼睛,赢家的人物双眼都有些狭长,他这么一眯,双眼越发的狭长,一股阴冷的气质扑鼻而来,与他在秦王身边表现出来的温良恭谦完全相反。

    唐玄明却不以为意,正色道“新法刚刚颁布,二太子就直接违法,若是不严惩,新法的威严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映照万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只为原作者你好再见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你好再见见并收藏映照万界最新章节